2011年4月18日 星期一

文化京都春之桜5:平安神宮、仙太郎、清水寺夜桜、楽庵 (2011.4.6)

心滿意足、吃飽喝足離開岡北,步行片刻即可到達平安神宮。西元1895年,平安遷都平安京1100年,為祭祀當時的天皇第50代桓武天皇,建立「平安神宮」;1976年遭蓄意縱火,現今建築為1979年再次建成。

平安神宮主祭天皇,天照大神後裔,天皇不只是萬民供養的神人,也是日本主要信仰──神道教的精神象徵;明治維新後,更是集神權與政權於一身,二次大戰結束後,再次回歸神道教最高領袖。日本皇室制度,也成為世界上現存最古老的皇室制度。



我們沒有從大鳥居進入,而直接步行至宏偉的朱漆大門──應天門。穿過應天門,顯眼的大極殿也在眼前,左有白虎楼、右有蒼龍楼,清一色豔麗朱漆,藍天成為最佳的背景。

參拜不用收費,進入神苑賞桜則需拝観料。神苑有多種桜花,通算僅七分咲く,且因神苑正準備4/7開始的活動、與4/15桓武天皇大祭,不少地方施工,賞桜還要小心地上電纜線。


神苑區分西、中、東、南,較多的桜花在南神苑與西神苑,中神苑則有蒼龍池與臥龍橋,不過臥龍橋僅有石柱於池上,走起來很簡單的。所以百合小姐身先人卒,走到一半照一張,其實一點也不可怕吧?

東神苑有栖鳳池和木造於池上的泰平閣,下午吹著微風,有些涼意,很是舒服。

離開平安神宮時,照了這個。不知道有沒有人被競選旗幟打到的經驗呢?我是有的。

在日本,雖然也是市長、市代表競選活動,日本人非常「乖」,沒有造勢旗子,只有每個地方固定可張貼的競選文宣,每位候選人一視同仁,錢多也不能做旗子,只有偶爾開過的競選宣傳車,讓人知道準備選舉了。少了旗子,少了多少選完即丟的垃圾呢?

三天晚上住宿的地方變了,接近四条河原町,對面就是「仙太郎」本店,當然要給它試試看:
京菓子 仙太郎 本店,京都府京都市下京区寺町通り仏光寺上る中之町
57608:00~18:00

買了仙太郎的「どら焼き 仙太」和「最中」,左圖是開箱照,右圖是殘念照兼斷面秀囉!どら焼き的皮不夠軟嫩、有點乾,不像是偶的菜,上回在東京吃到的「亀十」好吃些,紅豆餡還是好吃的;「最中」是現做的,滿滿用海藻糖調味的紅豆餡,上下被米果夾住,兩種小豆做的紅豆餡,甜、甜得細緻美味,太好吃了!所以後者是有時效的,保存期限2天。

這天晚餐吃得晚,先用仙太郎墊墊肚子,再搭公車到「清水道」。傳說中的三年坂、每年此時皆有許多觀光客的清水「夜市」,名不虛傳。原本,整條街多數店家17:30打烊休息,為了清水寺夜間拝観,硬是延長營業時間至21:00,可知這裡有多熱鬧。

右邊的照片是知名的「七味家本舖」,七味粉風味複雜,也能用高湯試出調味結果,喜歡七味粉,不容錯過。


這麼多的觀光客,都為一親「音羽山 清水寺」夜桜之美。我們來得算晚,直接購票進入即可,連排隊都免了,而且也沒有參拜。先看到入口仁王門,右側有三重塔,附近桜花開得很多呢!

此回通算清水寺僅五分咲く,不過夜桜僅開放到4/10,満開時應已無法賞夜桜了。

步行上山先至清水寺本堂,已有許多人賞夜桜了,再次證明這回我們來得晚些。而且許多人皆知最棒的欣賞角度是從舞台看本堂,有被桜花包圍的感覺,我們也湊熱鬧去。

真正抵達清水寺舞台……才知道人有多麼地「多」,幾百人站在舞台一側,感覺舞台都斜一邊了。

排了那麼久,當然是為了夜桜和夜景,奉送兩張已經調過的照片。舞台區完全不可使用腳架,只好拿人肉當腳架。


照了一圈,走了一圈,夜晚的清水寺打上燈光,變得豔麗了。晚上的清水寺很美,花也很美呢!

賞完夜桜、又爬一圈山,半個銅鑼燒和半個「最中」那裡夠消化?百合小姐早餓扁了,原本就打算來此用餐,到店門口居然卻步了:兩個不會講日文的人,去居酒屋坐板前吃飯?光想到點餐就很精采。

「楽庵」主打京料理的居酒屋,很京風:
楽庵,京都府京都市下京区神明町
241-117:30~23:30日祝休

老闆,我需要酒精讓我不緊張……先上恵比寿黑標吧,這也是此回上洛唯一一次在餐廳點啤酒,日本餐廳喝啤酒¥500起跳,怎樣都不划算。搭配店家自製小菜,菜凍做得頗好吃。

天氣冷,一開始又吃生冷食,百合小姐希望能多吃熱食,暖暖胃、也暖身體。


因為菜名都是日文,只能打出來,至於什麼意思就別問我了,我看得好努力啊……

先上「三重県産天然活魚盛合せ」,雖然店家有介紹,卻一個都不認識,看得懂的只有甜蝦(あまえび還聽得懂)和干貝,魚非常新鮮好吃,干貝也能吃到新鮮甜美感,真訝異;後面是「京都産若筍煮」(是的,這道菜都是漢字),時令的竹筍非常好吃,此回吃到許多筍,鮮甜美味,又蒸又煮又好吃。

「春野菜天ぷり」只知道是像蕨類的野菜,炸的麵衣薄脆少油,也很美味;「甘鯛塩焼」(是的,這道菜也都是漢字)的甘鯛烤得肉嫩皮脆,鹽味剛好,一點也不油膩,日本人玩火技術實在一流;「焼魚まぜごはん」把烤魚拌入飯裡,烤魚鹹味和飯香混合得好好吃,點飯也是讓百合小姐吃飽的,據說百合小姐非常滿意。

來居酒屋那有不喝酒的?這天晚上喝兩杯清酒,店主的熱情招待,總要倒到表面張力為止。先是100%兵庫県山田錦的「仙頭酒造場 大吟醸 土佐しらぎく(土佐白菊)」,細緻、果味豐富、隱逸花香的大吟醸,狀況很好,沒喝過土佐しらぎく的我,自是喜愛;第二杯的「西田酒造店 純米大吟醸 田酒 斗墵取り」應是許多清酒喜好者夢魅以求的酒吧?2009/12出荷,強勁飽滿的口感個性,隱藏細緻肌理和變化,好酒自不待言,也是男人酒的風格。

百合小姐當然愛前者,田酒雖有名,但個性和口感皆過於強勁飽滿,有點纖細的酒還是適合大多數女生,微甜尤佳。

日本人酒喝多了,膽子也大了,當我們表明是臺灣人後,客人A用英文交談,客人B更熱情……拉了椅子、拎了焼酎,喝酒啦!店家快速準備酒杯和冰塊,猜想是楽庵熟客,當我們說在インタネット找到,他們更好奇了。

他們好奇我們如何找到餐廳、好奇我們是否喜歡京都,甚至好奇臺灣的點點滴滴。吃飯約一半的時間在聊天、比手畫腳兼筆談,終於知道客人B想跟我們說什麼:他一年到高雄出差兩次,也會到臺北走走,知道林森北路和淡水,淡水有很多螃蟹(猜想是說紅樹林招潮蟹,一直把えび和かに搞混);臺北圓山飯店屋頂上有龍,還特別強調不是蛇;頂泰豐小籠包很好吃,他來臺灣很常吃;他會搭高鐵往返機場與北高,讚美高鐵非常方便。

最後店家招待小碟類似水蓮的菜,煮豬皮、金針菇吃,應是一種京都の惣菜(おばんざい),放冷也好吃;簡單的草莓和抹茶作結,也不錯吃。

「今晩、皆様はどうも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不會講日文的我,努力擠出這句,始料未及的一晚,也是熱情的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