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5日 星期一

結婚雜感

對小弟而言,「結婚」不只是未來的責任、下半輩子的伴侶、關心包容,準備結婚的過程,真能讓一個人長大;如果再加點衝動與任性,會成長更多。

不過,依然希望自己是永遠的小孩。

決定結婚是一年前的事,說來幸運,我們參加傳說中逛到頭昏、專殺新人、荷包腰斬的昏殺斬,呃,婚紗展時,不特別覺得有結婚的感覺,就算在那裡搞定婚紗照與餐廳,頭已經洗一半了,仍然沒有被剃頭或砍頭的感覺,這算是庖丁解牛的最高境界吧?

所以,任性地決定,所有大小事一手包辦。有朋友出禮車、有朋友出意見,都是耍任性的好幫手與本錢。

六月拍婚紗的日子是挑定的,就連百合小姐自己也不相信,早在數個月前即已算定是那天了。拍照前幾天,天天下雨,不然就是很大的午後雷陣雨,我們拍照的當天天氣正好,天公非常賞臉地在我們拍完照、上車開車時才開始下大雨,不然就是賞個大藍天,溫度卻非常怡人。當然,拍照當天為了省錢,我們自己開車囉。

所以,我知道,我們是被眷顧的……

結婚過程真正的考驗,是接著的雜事,雖然可有可無、講好就好,不過打著「結婚只有一次」的大纛,婚戒、婚攝、謝卡、喜帖、喜餅、六禮,到更大條的提親、訂婚、結婚,同樣都要打理。這段時間,婚紗照的毛片、修圖、美編同樣需要打理,我最常在下班用Photoshop合圖,一做做到快一點,睡不著也起來做,只為了溝通想要的感覺。

可惜,這段時間沒有比較瘦,每天只覺得累,這些自己任性決定的小東西,別人是幫不來的。

婚紗在「台北法國巴黎」拍的,送了許多道具,這些多數也成為結婚場地佈置的道具;喜帖是網路上的「喜印坊」,款式多又再加送道具,雄雄覺得道具欄快滿了,也拿到結婚場地佈置使用;餐廳選在「囍宴軒台北小巨蛋店」,價錢很硬、但也能堅持的好地方,快滿出來的道具最後都放在這裡。

所以,喜歡的氣氛與感覺出來了。

沒有結束,訂襯衫、改西裝、挑鞋子、找手錶、選皮帶、買衣服,雜事全集中在最後一兩個月,只因為那時接近生日,某些心儀的品牌會在此刻做特別活動。為了瘦瘦的荷包,什麼都要算得小心些。

這些事情都是為了訂婚用的,至少花了錢就能拿回東西。

宴請賓客是結婚過程的高潮,與婚宴主持人合作,討論流程、製作MV、挑選照片、電動音樂,全都少不了,我們也把自己想要的風格做進去了,期望得到大家的共鳴與感動。天賀僅入行兩年,敬業拍照直到最後,作品水準亦高,大推。

驗收了。聽到正面評價,是給我們最美的鼓勵與祝福。


所以,我們仍然是男女朋友,只是結婚而已。

保持這樣的感覺,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