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1日 星期三

蜜月行軍的黃色法國4:Château de Versailles - Le Château (2011.11.6)

all seasons的交通非常方便,再加上事先上ratp.fr看到7日開始RER C線施工,班次可能大亂,所以選在這天搭直達火車至Château de Versailles(凡爾賽宮)。RER C線有許多起迄站,得看好時間班次與列車名,才能到達Versailles-Rive Gauche車站。

人算不如天算,11月至3月每月第一個週日是博物館日,參觀所有博物館(含Château de Versailles)皆免費,我們還興沖沖買了四天Museum Pass哩。不過之後幾天有太多博物館等著用,也不會虧到。

Louis XIV興念建立Château de Versailles,僅為建造比自家大臣更大的城堡與莊園。超過20年的時間完成,作為Louis XIV的辦公處與住所、也作為政治與外交中心,Château de Versailles不能只用「大」形容,前端的Le Château只能以「華麗」形容。左右對稱、莊重雄偉,古典的巴洛克式與洛可可式裝潢,成就建築的美;完全不顧民怨地興建,成就Louis XIVLouis XVI的惡名。

1682年,Louis XIV搬入Château de Versailles1710年花園完成,夜夜笙歌的貴族生活,包養大小老婆情婦,說是淫亂城堡,似乎也不為過。華麗雄偉的巨大城堡,建造與維護皆需花費,1789年發生法國大革命,一點也不意外。

用飯店自助早餐、與搭乘漫長火車的百合小姐照片作分隔線,了解些許歷史,到Château(城堡)比較了解看到什麼東東。我要做功課,百合小姐也一起囉。

黃色法國又一張,落葉的秋實在太美太有感覺,畫面上的每個人,都有相同的目的地。而我們的目的地,就在照片的盡頭。


然後,排隊吧。當時不知道博物館日,沒想到那麼多人參觀,早上九點開放參觀,準時九點到也排了十多分鐘的隊。而且,這天有人數限制,我們之後的一團人就被擋下來了,我們很幸運地「搶先」參觀囉。

接著借語音導覽,這裡的工作人員都很客氣。我借英文版的,百合小姐借中文版的,某一種程度來說,這是避險,日後(其實很快)就發現,中文翻譯與英文翻譯差真多。

接著,沿導覽建議的參觀路線,一站一站放上照片。有些地方沒有照片,是因為整修,怎麼照都不好看。一開始先看到大理石廳堂,已頗具氣勢

La Chapelle Royalle(皇室小教堂),顧名思義,王室專用,也有代表華麗的包金。這裡我們見到最華麗(卻不是最大)的管風琴,很好奇現在能用嗎?


再來特寫禮拜台、管風琴,進入眼簾的就是豪華,或是奢華吧。還有屋頂華麗的油畫,一開始即感震撼,但這與之後的各廳相比,只是小兒科而已。照片小的話,按下右鍵也能看到大圖。

上到一樓,也能用不同角度參觀La Chapelle Royalle,前面已經放過,這裡就放上看著La Chapelle RoyalleSalon de l'Hercule(海克力斯廳),作為國王接見前的等待廳。這裡有以Hercules為主題的醒目巨幅油畫:L'Apothéose de l'Hercule(海克力斯神化),仍在襁褓的小嬰已然神化為力士。


接著參觀Salon de l'Abondance(豐收廳),入宮覲見國王的主要動線,雖說有許多珍寶,但這回沒有看到,所以特寫在壁爐上的豐收之神囉。特寫好像酒神Bacchus,身旁則是一串串豐收的葡萄?

前陣子臺北故宮有康熙與Louis XIV的特展,Louis XIV自詡為「太陽神」,故稱「太陽王」,連門板上都常出現太陽圖騰,接續的各廳,也依當時認知太陽系距太陽的遠近命名。

另外,也特寫了門把,幾乎每個門把都有包金或金漆,依然華麗。百合小姐也發現了,當然一定要合照的囉。

Salon de Venus(金星廳,維納斯廳)在整修,所以直接跳至Salon de Diane(黛安娜廳),展示漂亮的瓷器與雕塑。每廳都有當代工匠的細膩油畫,特寫這個畫在屋頂的。

Salon de Mars(戰神廳,火星廳,馬斯廳),以前用作休閒,現在掛上畫,同樣華貴。此廳屋頂有知名壁畫,由Claude Audran(奧德朗三世)繪製的油畫《Mars sur un char tiré par des loups(戰神駕駛狼戰車)》。

這裡擁有另一幅名畫:Paul VeroneseLes Pelerins d'Emmaüs

Salon de Mercury(水星廳)是臥室,但非國王御床,Louis XIV幼子Anjou公爵曾居住於此,不過……意外地沒有照片,跳過。

Salon d'Apollon(阿波羅廳,太陽神廳)顧名思義,為Louis XIV自戀的房間,太陽王也要有符合自我身價的自畫像才行。

Le Château每個廳都不小,屋頂挑高,吊燈也高,正好能找個角度特寫吊燈的華麗與貴氣。一樣樣金色,一點點的金璧輝煌,感受慢慢堆砌,這樣的奢華,能傳承多久呢?

華麗與貴氣的競賽似乎沒有終點,來到Salon de la Guerre(戰爭廳),為彰顯Louis XIV征服西班牙、德意志等國家的勝利,一定要有Louis XIV的騎馬浮雕。搭配金色各式立體雕塑,將國王的勝利光輝提升到高點。

Galerie des Glaces,非常有名的「鏡廳」。有一側全是鏡子,另一側為大採光落地窗,更多的金璧輝煌,這應該是華麗的極致吧。這是Château de Versailles最著名的大廳,地板與柱子皆為大理石材質,柱頭、柱腳和護壁均為黃銅鍍金,更有24盞巨大吊燈裝飾,把華麗推到最高點。

這麼大的廳,用作華麗的盛宴,剛剛好囉。

「鏡廳」多次出現在重要歷史事件裡,時有鐵血宰相Otto Eduard Leopold von Bismarck輔佐,普法戰爭獲勝,1871年普魯士帝國Wilhelm I在此加冕為國王;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1919年協約國與德國也在此廳簽訂「凡爾賽條約」,法國收回Alsace,德國的鉅額賠款與限制軍武,也種下二次大戰的遠因。

簽約桌用玻璃保護起來,仍然無法保護法國,如同馬奇諾防線。

我們接著參觀國王起居處,主要是La Chambre du Roi(國王房間)。這唯一的大床就是國王睡的,床頭圍縵與大量雕飾,金得發紅,華麗依然。不過床看起來沒有很大,還是我們的錯覺呢?

La Chambre du Roi往外看,正好能看到Château de Versailles正門,牆上粉紅色大理石裝飾、人像雕塑、包金護欄,高調到不行。

百合小姐腿有點痠,坐著休息也很可愛呀,試用「玩具相機」功能,果然有特別效果。

離開鏡廳的第一站是Salon de la Paix(和平廳),較屬於Louis XV的廳,有較多的獅子、羅馬帝王像;接著是La Chambre de la Reine(王后房間),漂亮的花壁紙,帶著女性風格,金璧輝煌依舊,絲毫未減。

Pièce du Nobles展示許多當時使用的器具,金色裝潢有著完全貴氣華麗風,白色更顯金色的亮眼高貴。

L'Antichambre du Grand Couvert(貴族候見廳)展示銀器餐具, 黃光一打更加耀眼,使用相機白平衡,特寫中央的銀製大甕,銀白得很美吧。

轉過一角,巨幅油畫盡入眼簾,1793Louis XVI與皇后Marie-Antoinette雙雙進斷頭台,之後拿破崙自行加冕改制,短暫的共和改為帝制,1804Napoleon Bonaparte(也就是Napoleon 1er)幫妻子Josephine加冕為皇后,彰顯其至高無上的王權。這裡開始,有許多歌頌Napoleon功績的畫作與雕塑。

接著經過雄偉的穿堂,挑高加上吊燈,實在高得可怕。穿堂的雕塑也是細膩得很,共和後的帝制仍然沿續,波旁王朝與波拿巴王朝更迭,後有七月王朝,這位即是Louis Philippe I


最後是長長的Galarie des Batailles(戰爭畫廊),皆為法國內部、或是法國有參與戰爭的油畫,許多油畫皆曾見過,如聖女貞德。其中幾有大半是Napoleon,足見其於法國人民心中的非常地位。

我們也合照一張,好玩嘛,挑什麼畫合照就不重要了。

回到地面樓,許多地方未開放參觀(如太子房間),故最後參觀歷代君王雕像,許多皆統治過法國。右側照片應該是少數認識的:Charlemagne查理曼大帝,可以細看其衣著的立體感與層次,傑作啊。

Château de Versailles之行還沒結束,半天下來,我們只逛完城堡而已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