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日 星期日

我的北海道東京行(十一)──築地壽司大、三鷹吉卜力......(2008.01.31)

這天,依照既定行桯,會是吃、喝、玩、樂都最滿足的一天。雖然札榥有吃到讓我感動到不行的拉麵,但沒有在札榥排到那麼多好吃的東西,或是去泡湯、吃生食,總是留著小小的遺憾,就算到了小樽,也無法一償宿願。到了東京,已是最後一個機會,更要好好滿足一下,尤其東京有個很方便的東西,叫地鐵,是比札榥或小樽更方便的交通工具哩!

素聞東京築地市場盛名,不管是否看過「築地魚河岸三代目」之類的漫畫,都知道這裡每天進港新鮮漁獲,而且有些好吃的握壽司店,就開在這裡,怎能不來朝拜一下呢?查過了分數,這裡最好吃兩間握壽司,一間是「大和壽司」,一間就是我要來的「壽司大」,至於為何我選後者呢……傳說,這間是日本人最愛來的店,不來試看看地道口味,怎麼行?

一早,不到六點,就起床了,這時間還算晚的了,天已經大亮,搭乘傳說好像蓋在地下五樓的都營地鐵大江戶線,一下就到了「築地市場」站,只有3℃,還沒出地鐵站就已經聞到魚腥味,混雜著淡淡的海水味。我慢慢找著壽司大,其實也不用怎麼找,看到某間小壽司店,前面有一罐子人在排隊,就是了。好吃的東西要有耐心,我就在這裡慢慢看著等著,讓時間消化這一罐子人,時間也讓我的身後再多出兩罐子人排隊,總之,人很多,但店很小。

先看一貫又一貫的握壽司,解解饞吧,然後回頭說一下剛才沒說完的壽司大。這間壽司店只有13個位子,而且是肩併肩地坐著,才擠出13個位子,更不要說有些早起的外國觀光客,還拖著行李箱來的,就只好在他們的頭上做了架子,把行李箱放在他們頭上;板前師傅基本上只會講日文,中文一點(只會講魚名),英文更是一丁點,有一位老師傅是主廚,他就真的只會講日文,握得口感較好,年輕師傅握的口感較緊實一丁點,但會講簡單的中文和英文;還有,不知道是從那裡來的壞習慣,大家在排隊等吃壽司時,都會把頭探到簾子裡,看裡面有幾個人吃完、看什麼時候可以輪到自己,更不要說我了,一定要照著做啊,長那麼高不這樣做實在對不起自己……

我排了45分鐘的隊,其實算快的了,原本我是打算要排一個半小時的。

我坐在最裡面的位子,點了最貴的套餐,反正他們也只有三種套餐可以選:にぎり ¥2100(七貫)、にぎり ¥3150(八貫)、「旬魚」おまかせセット ¥3670(十貫,另附自選一貫)。當然有單點,每貫¥100到¥500不等。等了一下,先送上薑和熱茶,外面只有3度、肚子又餓,真的很需要熱茶,醒腦也醒胃,告訴自己:我要吃大餐啦!

接著就是照片的握壽司,一貫一貫上,從左到右、從上到下的順序上。先是平凡的鮪魚,醋飯壓得剛好,所謂的「剛好」是筷子夾不太會掉、但入口就化光的剛好,雖然我知道握壽司要用手吃,但我的筷子用的很習慣……接著,某不知名魚類,問了幾次他們都說不清楚,日文也忘了抄回來,就算了;第三貫是金目鯛,新鮮有略帶彈牙的口感,重點是,調味都非常剛好,他們雖然幫我倒了醬油,但從頭到尾我幾乎都用不上。

第四貫是小章魚,可能會有衛道人士閱讀我的網誌,但我仍要很忠實、也很殘忍地把真象告訴大家,就是,這章魚會動,有點脆脆的,好吃;接著是海膽軍艦壽司,明顯的海膽清甜味,吃得很開心;第六貫是安康魚,上面蓋的是菠菜。吃到這裡,深知師傅握壽司的功力如何,調味剛好的醋飯,搭配上極為新鮮的各式魚肉,師傅會再依的屬性,加上一絲醬油,只能說,一切都很美好,我能一次又一次地回味著,壽司放入口中,在口中化開的感覺……

還沒結束,接著吃。先上鐵火卷,有兩種口味:鮪魚和鮭魚小黃瓜,其實應該是各兩個,但我吃得太開心結果少一個,而且這不算在十貫握壽司裡面,好東西;第七貫是(魚參)魚,也是偏鮮脆的口感,有些較緊實的醋飯,更顯出脆的口感,頗好吃;接著是軟絲,雖然不像之前小章魚那樣震撼,但看得出來:它其實是一片軟絲肉切出來的花絲嗎?第九貫是黑鮪魚中腹,是肥瘦適中的部位,第一次感覺到醋飯完全化開後、能將鮪魚肉完全包覆,同時感覺油滑和細緻的魚肉肌理,又是一次震撼啊。一次又一次佩服主廚的握功,坐在板前欣賞他們出身入化地用刀,刀工也是一絕。

最後是調味最重的海馬肉握壽司,「旬魚」おまかせセット的標準十貫握壽司至此結束,海馬肉先微微烤過、有些定型後,再刷上較濃重的醬油口感,很適合當這套「握壽司大餐」的主菜。我當然是吃得意猶未盡,喝了赤味噌汁,看著他們送上的菜單,送我的最後一貫要吃什麼好呢?

同樣坐在板前,有一些狂講廣東話的香港人,他們吃的是黑鮪魚大腹(這才叫おとろ),我也跟著來了一貫,當然另一個原因是,它是裡面最貴的。很快地送上黑鮪大腹肉,更油腴的鮪魚肉口感,醋飯幾乎像是化在魚肉裡,調味極好的一貫壽司,放在最後作為壓軸,絕對有它漂亮的水準啊!喝完味噌汁,一天的元氣也充足了,我的早餐吃到這等水準,那其它餐要吃什麼呢?

吃飽後,去大和壽司看了一下(他們其實在同一條街,只間隔兩三間店面),沒什麼人耶,是太早了嗎?另外要順道一提的是,築地市場是不對外人或觀光客販賣漁獲的,只提供店家或餐廳,這裡多著的是開卡車來載魚的;一般民眾或觀光客則要到外頭的「場外市場」才能購買漁獲,我沒去逛,時間有點晚了,得快點和朋友會合才行。

慢慢離開這裡,繼續搭地鐵回到藏前,到淺草橋換搭JR到下一個既定行程,三鷹。結果,壽司吃得太爽,居然發生烏龍事,我把吉卜力的門票放在民宿裡,而房間鑰匙在我朋友身上,只好打電話,和朋友約在御茶之水(御茶ノ水)站拿鑰匙,再來會合,搭乘JR中央特快線到三鷹,沒辦法,我們的行程delay了,要趕時間。

這就是在趕路到地鐵站時看到的,似乎是接近農曆春節的時刻,這樣的假櫻花店好多,走在日本街上,很容易看得到,也有不少人會捧(或抱)著一大束回家,猜想,是有節慶或是參拜的時刻吧。

乘著風,信步在人行道上,路邊能看到小小點綴在枝頭上的櫻花,這不是想像,而是真實,名實相符的真實,就在「風の散步道」。

三鷹是我們特地安排的行程,所以得特地搭JR前往。離開東京都心,到了有點郊區的地方,房子仍然到處都是,但都蓋得沒那麼高了、密度也沒那麼高了,還有一些田地或樹林,都是在東京都裡少見的。這裡的車站有類似台灣小鄉鎮的感覺,熱鬧的地方都是從車站開始,然後慢慢往外擴散。這天的行程因為我忘記拿票,所以大改點,下午原本計畫要跑的「井之頭自然公園」就不去了,先用力地和宮崎駿做好朋友吧!

位在三鷹的吉卜力美術館(三鷹の森ギブリ美術館),是宮崎駿一手策畫、設計的,融入了他所有動畫的構想。這裡要事先買票,而且不接受現場買票,得到全東京數千家Lawson超市購買入場憑證後,再到美術館換成入場券,而且得指定入場的日期;台灣有個好處,就是能很輕易地請旅行社代購,而且費用差不多。

到了美術館,已經中午了,來得晚,只好等第二批入場。不過光是入口站在「偽」售票亭裡的東西,就夠讓人抓狂發瘋了,如果它真的能賣票,我一定要跟它買,就算多幾百支羊都沒關係,而且我很認真地想跟它買票,售票亭都寫著「きっぷうりば:OPEN」了,但我沒辦法跟它對話,它不理我,它就是站著給我們拍照用,但又站在售票亭裡,白天怎麼照都有強烈的反光,最後,我作罷了,去買明信片總行了吧?

「它」,不是別的,就是一隻身高超過200公分的,超大型,龍貓!

吉卜力美術館裡面不能拍照,主要分為幾個區域,除了天殺的紀念品區之外,還有介紹簡單的動畫製作,還有部分動畫的手稿,精細到連如何分鏡、如何著色、劇情對白,都寫得一清二楚,而且,這也都不是祕密,都是給大家參觀的東西。龍貓都站在售票亭迎接我們了,裡面少不了的當然是龍貓公車,這裡有非常多的小朋友尖叫聲,龍貓公車就在裡面,非常大台,裡面大概可以塞快十個小朋友,旁邊當然要用滿池子的黑點點作裝飾囉!沒有小孩看到龍貓公車不尖叫的,也沒有小孩不拿黑點點亂丟的,我從這裡剪徑而上,可以到天台。

我,飛得上去嗎?

沒辦法了,這裡不是拉普達,我也沒有戒指,但是我看到了遺落在拉普達花園的機器人,天空之城的特產。它應該故障了吧,飛不動了,但這個機器人模型非常巨大,約有6公尺高,每個缺角的部分,都做得非常精細。幾乎每個人都會來和它合照,讓自己變得渺小,幻想自己是天空之城裡的男女主角,能有一天,飛上天吧……

想要飛上天也不是不可能,只要身在動畫裡,一切都辦得到了。機器人的左後方有條小徑,如果戴著戒指,就能看到路的盡頭,是一塊石碑,當然不是別的,它是飛行石,只要用戒指在飛行石上觸碰著,心中默念著咒語,拉普達就會飛上天際……這,就是天空之城的劇情,而,真的有這麼一塊石碑,紀念品也真的有賣那枚戒指,只是,還是飛不起來……

沒有戒指,我靠魔法總行了吧?

回到美術館,再回到一樓,來到這裡。這是新地方,蘇菲(Sophie)的家,她好像在二樓編草帽吧,只是我不好意思進房打擾她,講到這裡可能有人不知道,但如果我能變身成這部動畫的男主角──霍爾,那有多好……這裡就是蘇菲家的一景,有很多柴,也有許多的花花草草,一切就是動畫裡設計的場景,就是沒有使用魔法的霍爾,我想,我也等不到他的。

美術館的門票是一張三格膠片,我的是龍貓的妹妹,這張門票可以去小劇場看一次小電影,電影是演只能載一個人的小龍貓車來找妹妹,然後載妹妹陪著大小龍貓(還有一堆數不清的黑點點)到聖山朝拜。妹妹愛吃的森永牛奶糖,在小電影裡一直出現,龍貓不會吃牛奶糖,後來妹妹教他們吃牛奶糖要咀嚼,才知道吃牛奶糖的快樂。小電影裡只有少少的對話,但能看得大家開懷大笑,也能很快讓所有的人投入其中,實在厲害。

下午了,這樣走也會餓,就來吃飯吧。等等,我沒事照自己的外套、鞋子,還有自己的麵作啥?原來這是一間「立食」的餐廳,站著吃麵,我點的是咖哩烏龍湯麵,唏哩呼嚕地吃完,很普通的麵,但「立食」倒是少有的體驗。東西當然也不貴,而且是用「餐券」型式販售的,想當然,這裡可以用Suica付帳喔!

吃飽喝足了,又有體力上路,我們搭JR中央線到新宿,然後再轉車,目標……是祕密,不能說。不過在出了JR站之後,還是做了一件極為衝動的事,在「我的北海道東京行(三)」裡提到過一件蠢事,大家都沒答對,我就在這裡揭醒吧:我在這裡,把我的Suica退掉,然後買了一張上面有企鵝圖案的Suica,只因為企鵝,沒有其它原因喔,真的,就是因為企鵝。

最後,這照片是灌水用的,因為下一個要去的地方,一張照片寫不完,只好留給下一回了。這間Snoopy Town我沒去,不過照個照片,提醒自己,下次再來的話可以來逛看看,搞不好我能買到東京限定的Woodstock喔!

很久沒來猜了,請大家猜看看我的下一站,在那裡囉?提示是有的,不過有給好像等於沒給,就是這張照片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