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4日 星期五

我的北海道東京行(四)──Ambitious,啤酒,熊神社,通緝犯......(2008.01.27)

Boys Be Ambitious」,所以,男孩們,要野心勃勃啊……多點野心當然好,只是看也知道這是鬼扯翻譯,不過也能知道我們去的是「羊ケ丘展望台」。用這張照片當封面,重點不是Clark博士、不是「羊ケ丘展望台」的牌子、也不是遠方的札幌巨蛋,而是雪人,這個足足做了半個多小時、接近80cm高的雪人。做雪人很辛苦,因為雪很冰、很會融,做完之後都手凍腳麻了,還得運動凍僵的手指,拍照。

做雪人的祕訣:先講求做大、再講究做圓,所以前提是要有很大塊的雪,而且要夠硬。做過也丟過那麼多個雪球,想說做個一大一小兩個雪球,再把它們堆起來就好了,但大雪球真不好做,要把小雪球壓實,再慢慢一層一層做大,最後就做出兩個很大的橢圓雪球,而且是頗結實的雪球。我們沒有做雪球的工具,我朋友負責供應無限量的白雪,我就做雪球、把雪球做圓,雙手萬能,我的皮手套有紋路,正好能像刨刀一般,一點一點地把雪刨下來,慢慢塑出圓形的頭和身體,我一直覺得,雪人的頭比較小、可以做得比較圓,身體太圓還真的不太好看。

一開始的雪人當然是做在地上,最後當然是用隨身可找到的東西,幫雪人做最後的點綴:眼睛是¥100兩枚、鼻子是筆蓋、嘴巴是登機證、我的圍巾就不說了、雙手是樹枝、最後是朋友的太陽眼鏡。非常時髦的雪人,半個多小時的心血終於完成,看到就很開心,開心就瘋了,瘋狂的合照,瘋狂地搬雪人拍照啦!為了搬雪人,我還得幫它解體、搬身體和頭、組合好再重打圍巾,誰叫它怕冷,但也只能說,這雪人實在太可愛了,怎麼看都可愛,放到那裡都可愛。

先說了可愛的雪人,再回來羊ケ丘吧!夏天當然是有羊有牧草的,所以叫羊ケ丘,冬天下雪就變成一片空曠、無邊無際的雪原,所以這裡要講的還是雪。1950年開始,每年二月左右(今年是2/42/12),札幌市都會舉辦雪祭,在大通公園展出各式雪雕,每年都有不同的主題,而且他們每年都詳實地記錄,就在照片右側的「雪祭博物館」。無料的,可以看到每年雪祭的主題、雪雕製作工具和方法、每年的海報等,入口還有可愛的雪人合照,果然來到札幌,這就是屬於雪的國度。

左邊是浪漫的教堂,可以舉辦婚禮,不過在白雪皚皚穿著白色婚紗結婚,全身都要貼滿暖暖包才行,但這裡結婚的應該都是不怕冷的日本妹才是……

北海道大學的前身是札幌農業學校,當時的校長就是Clark博士,對當地貢獻良多,在北海道大學就有紀念他的半身雕像,羊ケ丘前面則是全身雕像,並且留下他砥礪學子的名言:Boys Be Ambitious。只是,再怎麼偉大的人,一經日本人之手,QDr. Clark就變成了怪怪歐吉桑了,而且在「羊ケ丘オーストリア館」還有專賣這一系列怪怪歐吉桑的紀念品哩!

來到這裡,當然要有觀光客的惡搞精神,所以一定可以看得到很多人學Clark博士擺pose的模樣,我們也不能免俗啦,只是怎麼擺,惡搞的成分居多,永遠沒辦法有那個pose的架勢,也難怪需要紀念品店和惡搞的QClark博士了。「羊ケ丘オーストリア館」是伴手禮店,這裡有羊ケ丘的紀念幣,還有一些北海道特產,朋友是買了日本版Hi-chew,我則買了「白樺之雫」白巧克力。

沿原路搭公車回福助、再搭地鐵到大通,可以看到白天的大通電視塔。只是我們低估了札幌公車的路線數,結果來到中央巴士的大通公車站,卻是往定山溪、洞爺湖的,看來是來錯地方。和售票小姐比手畫腳後,她很好心地帶我們走到公車站,還一直用很破的英文說只能搭某一條線。休息一下,順利搭上公車,到了我們計畫行程的下一站,札幌啤酒博物館。

搭公車時,路過了一間好大的超市,喔,不是,是「清酒超市」──藏太郎,看起來很大間,但我們只能目送它而去,唉……這其實代表,下次來的時候,我還有很多地方可以去。

札幌的冬季是屬於雪的,很多東西都埋沒在雪裡,博物館也是,很幸運的是,這間博物館不用錢,又有暖氣吹,實在太棒了。日本サッポロ啤酒早在1868年就有了,一開始就在博物館現址釀製啤酒,也是北海道第一座啤酒廠,二十世紀初擴大廠房以提高產能,這間舊廠房就變成博物館。這天天氣很好,許多人都趁著這個難得的假日打掃、兼掃雪,路上也會看到鏟雪車正把雪移到路邊,這些都是台灣不曾見過的風情哩!

入口服務台有小姐親切的招呼,中文或英文都有通(這實在很強),告知我們從三樓開始參觀。一開始介紹日本サッポロ啤酒的開路先鋒:村橋久成、黑田清隆、中川清兵衛,接著介紹啤酒工廠的歷史,還有Q版的啤酒釀造過程,從種麥、製麥、發酵、熟成一應俱全,重點當然是Q版囉!接著參觀85kL巨大銅製發酵槽,把麥子、啤酒花、酵母和水放入就會發酵,非常巨大,可能有人淹死在裡面都不會發現吧。

這裡另外還有Beer Garden和餐廳,聽說這裡的烤羊肉是一絕,只是沒機會吃,下次再來,下次再來。餐廳前面有很大的熊拿著星星的標誌,放在煙囪上,很有架勢哩!

最後到了二樓,是品啤酒的地方,冬天吃冰比較有fu,那冬天喝啤酒一樣很有fu!我選擇「ビール飲の比ペセット」,¥400,一次喝到三種啤酒:開拓使麥酒、サッポロ黑牌(黑ラベル)和惠比壽黑標(イェビス ザ‧ブラック),還可以選一樣小點心,我挑了自己喜歡洋蔥cheese。開拓使麥酒有頗重的麥香,啤酒花的苦也較重,是很平凡的啤酒,但自己不算喜歡;サッポロ黑牌是昭和52年開發的新產品,也是目前的主力產品,100%北海道契約栽培麥釀製,口感偏滑順,是有實力的好喝啤酒,不過和中間這杯相比,這兩款一點都不算什麼……

看到了嗎?極品的惠比壽黑標,光看到就流口水了。這麼深黑的顏色,是黑麥啤酒的最大特色,氣泡細密、口感滑順、微帶燻烤香氣、少些苦口感,多的是更澎湃的香氣和圓厚的口感,很漂亮的黑麥啤酒,好喜歡啊……

其實文章寫到這裡,就差不多是打混摸魚時間了。在我們去下一站之前,先看到這間「ポロくん神社」,很惡搞吧!它是間具體而微的神社,北海道名產「熊出沒注意」,只是這兩隻大熊(我對熊沒什麼抗體)來到札幌喝啤酒就醉倒了,所以被人放在神社裡參拜,還被換上啤酒工作服,中間還有熊大神喔!

當然,神社該有的賽錢箱和神籤筒(上面寫著おみくじ)也沒有少,還有綁著許願小紙條的架子,該有的都有了,而且看到了嗎?真的有很多人在此許願,可能是希望在這裡看到喝醉的熊吧。我沒有許願,光看到就笑翻了,那有力氣許願,再怎麼誠心許願都會笑,笑點太低,沒辦法……

從博物館搭公車回到札幌市中心,有點晚了,天氣也慢慢變冷了,公車輪胎也上了粗重的雪鍊,這裡的汽車都用雪胎,慢慢地變冷,路上的積雪被汽車壓變成冰,一般輪胎會打滑,雪鍊加上雪胎都是增加磨擦力的好東西,所以極易磨損。在這類國家,賣雪胎或雪鍊還真賺,這都是容易磨損或劣化的東西都是耗材。上了雪鍊的公車,走起來不會特別顛,車上一樣有暖氣,回到市中心再搭地鐵到圓山公園,這裡有我們想去的兩個景點。

有圖有真相,別以為日本沒壞人,多得是通緝犯,我在札幌看到的通緝令好像都沒有人重複的,後來到東京又是另一大票人被通緝。不過呢,這裡要說的當然不是通緝犯有多帥、或是什麼殺人搶劫之類的,這種人到那一個國家都會被通緝,而是要論價碼。依照日本的GMP,百萬隻羊對他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這些通緝犯一個才一百萬隻羊,不會覺得太便宜了點?我們這裡的通緝犯或槍擊要犯,都有百萬台幣的命價(說是身價很怪,因為那是花錢換命的),人家只有百萬日幣,數字相同、單位差很多,怎麼想都遜了一大截。

看來我是中了「熊神社」的毒太深了……

早上和中午搭地鐵都沒發現:哇,原來札幌有這麼多人,等到下午發現也來不及了(什麼鬼,有什麼好來不及的),大通站居然人滿為患,搭地鐵要用擠的,這時候班次特別多,也感覺特別暖,大概是人多的關係吧!可能星期天上午是休息日,下午趁著陽光,一堆人出來活動。

是啦,這是騙篇幅的,不過我也慢慢有一種「遊記好像寫不完」的感覺。其實是因為接下來要去的北海道神宮很美,所以下回再分曉囉!

這天下午的最後一站,是圓山公園,只是這牌子實在低調到不行,是在某個大樹下照的,走到近處才看到「喔,圓山公園到了」的感覺。完全被白雪覆蓋的圓山公園,舉目所見,都是白,我們也是一路玩雪、踹樹,該來的跑不掉,該玩的也一樣沒少,只是天快黑了,沒時間堆雪人。

其實這裡還有動物園,只是沒時間去了,一來時間很晚、已經接近晚上,再者北海道神宮和動物園比起來,神宮好玩多了。不過我當然要維持習慣,把問題留給大家:
1. 想不到問題,沒有問題,讓大家失望了。
敢情文章寫到現在,我還是中了「熊神社」的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