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4日 星期三

原住民文化的跨年......(2005.12.30~2006.1.2)

耶誕節還沒有回味完,接下來的周末就要跨年了。前一天先打包要帶下去的行李,準備出發。很久沒有坐飛機的我,請假坐了下午出發的飛機到台東。立榮的空中服務還是不變,不過多了立榮紀念品販賣。天氣不好,高空還有直聳的「雲柱」,飛機抖抖的,但至少沒有坐到「大怒神」,技術應該算好的了。快到台東時,看到的太平洋,一側是黑的,一側是淺藍色,陽光似有若無地灑在海上,若在陸地上,應該很舒服吧!下飛機已經看到她媽媽在機場等我,拎著行李,再趕去搭火車,目標是關山。

這班台東到玉里的柴快車,只有兩節,不管有沒有關上窗子,車廂裡都一樣吵,常希望火車不要加速,慢慢溜就好,不過開窗子也聞不到什麼燒柴油或廢氣的味道(車廂內有人抽煙倒是聞得清楚明白),是一班只有一些通勤學生在坐的火車,大概算了一下,火車上不到40個人,而且幾乎每站都有人下車,沒有人上車,到關山站才有人上車。17:08出發,先經過五個山洞,再經過五個車站:山里、鹿野、瑞源、瑞和、月美,最後到達我的終點站,關山,17:45,票價33元,是國光客運或鼎東客運的1/3價錢。扣除起迄站,有兩個是「無人招呼站」,連售票處都沒有,只有孤伶伶的月台和二線(或三線)鐵道。能想像火車像公車一樣停靠站,不到半分鐘就開走,還一副想停不停的樣子嘛?

瑞和站更是個奇妙的東東,它是個無人招呼站,二線鐵道,月台很短,月台上標有站名的牌子都被破壞了,而且旁邊有很多菜圃,就看到有學生下車沒有直接走月台,而是從另一邊跳下車,直接穿越鐵道,再走到田裡去,這天下著細雨,泥濘的田間小路正是通往這個無人招呼站的唯一途徑。

到了關山,她已經開車等我,晚上和她的同事一起到同事家吃飯,慶祝另一位同事光榮退伍。東道主馬主任是布農族人,太太則是卑南族人,做得一手好菜,晚餐菜色不少,都很好吃,我只記得糖醋排骨、鹹水雞,較特別的是原住民的「粽子」(唸作a-bai,重音在後面),我有吃過排灣族的版本,這次吃到的樣子和口感都差不多。原住民吃飯不能沒有酒,沒喝到掛好像也不能回家,這次沒有喝到私釀小米酒,也沒喝到掛,不過大家喝金門高梁38度、水井坊(某大陸名酒)、玉山五八金也是喝得很開心,不過那個五八金也實在太難喝了點。吃飽喝足後就唱karaoke,十二點才回家,完全能感受到他們的熱情、好客。

第二天起床,快速打理後,開車載她和同事到台東市娜魯灣飯店,看她們表演阿美族的舞蹈,她的同事幫忙錄影,我幫忙拍照,還有鼓掌。中午和她的同事去美娥海產店吃飯,位在富岡漁港附近的美娥海產店,海鮮直接取自富岡漁港,魚、蝦、蟹基本上都很新鮮,不過料理法似乎缺少些什麼,醬汁太濃郁、以炒炸為主的方式,總無法表現出海鮮原有的鮮甜口感。像「黑胡椒魚柳」的魚柳先炸再炒,濃厚的黑胡椒味和魚實在搭不起來。一桌吃完,銷路最好的是青菜、清蒸魚、鳳梨蝦球、生魚片這種較清爽、較能凸顯鮮美原味的菜色。

下午到台東市的活水湖看藍藍的海,她們當陽光活力美少女,男生負責拍照,記錄著陽光底下美少女的活力。海風很涼,輕拂著臉,佷暢快,這時睡個午覺,應是非常愜意的。實在是個很舒服的下午,所以後來我們就回家睡午覺,把美好的下午睡掉了……

2005年的最後一個晚上,到她同事的家裡吃飯,東道主是卑南族人,親手做幾道卑南族的料理(背後有家人默默幫忙),真是新好男人啊!第一道蒜苗冷盤實在是嗆到不行,我可能正好吃到鹽巴很大坨的區域,一味死鹹,味道又嗆,後來都提不起勇氣再吃第二口。另外還有筒仔雞、火鍋、烤肉,這些就好吃得多了,還有他們自己做的「粽子」和糯米飯。菜都不錯,就是蒜苗沒勇氣吃而已,不過她同事的男朋友倒吃的津津有味。喔,對了,她同事和男朋友在一起快十年了,都是阿美族,算是青梅竹馬哩!吃飯還是要搭酒,前一天喝高梁,這一天就喝點輕鬆易飲的台啤囉!邊吃飯,邊看電視播出台北和高雄的跨年晚會,高雄的卡司是有比較強,台北就遜了些。

吃飽後散步到附近的活動中心,正逢部落舉辦「除喪」,便一同參加,她去跳,我在旁邊拍照。接下來到史前博物館參加台東的跨年演唱會,卡司明顯小很多,大概一來預算較少,二來唱台東就沒辦法趕場唱第二攤吧!飄著小雨的天氣,倒數,迎接2006年的第一個晚上。跨年演唱會也進入高潮,壓軸是張克帆和Shino,張克帆是台東人,演唱三首歌,我只記得「寂寞轟炸」、「用盡一生的愛」;林曉培則是四首,我也只記得「手太小」、「煩」、「心動」。晚會結束,我們也要準備離開了,望了一下,這次晚會應該有個兩三千人參加吧,還有很high的人,不過叫得太大聲太尖銳,實在是……

同行有些人先行離開,我們則考慮到望園喝茶聊天,並等待天明時的第一道曙光,不過山區下雨,而且似乎下不停,於是放棄喝茶,改去海濱公園看海聊天。買了一些仙女棒,在海邊看著海浪,吹著微風,玩仙女棒,一起聊天,感覺實在不錯。海風很輕,但浪有些大,有些浪還有一個人高,看到有人在海邊撈著鰻苗,然後在海邊生火烤來吃,應是一種美味吧。五點多再去吃個早餐,喝著黃豆煮出來的鹹豆漿,實在不錯,後來才知道那間是很有名的早餐店,又是一次誤打誤撞找到的好地方啊。六點再回到海濱公園的寶桑亭看曙光,雲太多,看不到,只好作罷。

2006年第一天就通宵,再睡起來已經十一點半,匆匆幫忙她媽媽弄午餐,再來就是看新聞兼吃飯,家常菜也是很好吃的,紅燒魚、生魚片、生菜沙拉、咖哩雞都好吃,還有自製的麻糬,搭配自製的花生粉(用新化民宿那種的花生做的)和糖粉,口感很棒。休息一下,下午開車到關山,先載她去洗頭,我也買了一些簡單的菜,準備晚上料理一番。連吃幾天重口味的菜,晚上只想用燙的,或是用薄鹽烤些東西吃。現在正是油菜花開的季節,有些田裡的油菜花開滿地,很美,還有人專程停車照相哩~!

事先問過她那裡的東西,我只用了鹽和葵花油,還有中型烤箱,先是薄鹽烤青椒,再來是炒杏鮑菇,在烤箱裡炒杏鮑菇也是可以炒得很嫩哩!還有川燙青江菜,最後是烤里肌肉,不過最後的烤肉雖然嫩,不過烤得有些失敗,之前是用烤箱的鐵盤烤,這次用鐵網,結果反而爐子不夠熱,烤的速度好慢,以後再想想要怎麼料理好了……

佐餐酒是義大利酒,原以為是濃郁厚重型的酒,喝了才知道不然,是我對Toscana IGT存有太多的幻想嗎?酒名和筆記如下:

Malenchini-Fattoria di Lilliano Toscana "Bruzzico" 2001
酒液呈深寶石紅色,顏色極深,中央深不透光,邊緣泛紅,液面明亮。一開瓶即有黑莓果、覆盆子、咖啡、燻烤香氣,略帶一些胡椒、青草香氣,香氣強度適中,有些柔細感,略感複雜度,搖晃後香氣仍維持著。入口時感覺酒體適中,單寧量適中且已釋出,有澀度,略感酸度,是有骨架的酒,但是又很順口好喝,單寧在口中的感覺細緻,隱約感覺著變化,是很迷人的酒。尾韻長度略短。

原來不是濃郁強勁的酒,喝過就鬆了一口氣,可以搭今天做的菜了。大家對我的料理都很捧場(雖然我說「我做什麼,他們就吃什麼」),青椒和杏鮑菇料理的很好,青江菜就失敗了,至於那口感滑嫩到不行的豬肉,我是第一次吃到,以後還是再烤熟一點、硬一點好了,後者似乎是大家比較能接受的口感。另外,下次我要帶鹽花下去……

時光飛逝,日月共乘太空梭,快樂的時光總是匆匆,再來就要上班了……一早開著車回台東,再坐飛機回台北,該是專心上班的時候。這次我在飛機上睡著了,睡到降落才醒來,玩的很盡興,也很累人的……很快地,她要再上台北了,繼續期待下次見面囉~


Malenchini-Fattoria di Lilliano Toscana "Bruzzico" 2001

WS:91

Fantastic aromas of blackberries, coffee and raspberries. Full-bodied, with medium-fine tannins anda leafy berry and chocolate aftertaste. Complex wine. Consistently outstanding and a super value. Best after 2006. 1250 cases mande.(JS)

Silver of 2005 Decanter World Wine Award

Sweet and oaky. Black cherry fruits with a touch of spice. Ripe and round with black cherry flavours and aromas. Hints of clove and pepper. Fair structure.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