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3日 星期三

歲末點數趴@Tutto Bello (2010.1.30)

以認真會名義舉辦的「歲末點數趴」,其實和認真會沒啥關係,僅是另一種型式的吃喝會罷了。如同之前舉辦過的八千會或五千會,這次改以2009最後一個業營日加權指數打八折、作為開酒低標的「點數趴」,大家都很乾脆地拿出更好的酒,看著點數一直升,這伙人反而越開心哩!

地點選在已吃過數次的Tutto Bello,並請Samson搭配適合的套餐佐酒,我們僅要求主菜為牛舌,好久沒吃到牛舌了:
Tutto Bello
(02)2592-3355,卡可
台北市雙城街
2515

選在中午用餐,可以慢慢吃喝、消化食物,晚上也少些負擔,且通常人不會太多,可以吃得輕鬆愜意。首先送上H君的香檳作開場,H君很客氣,這天準備兩款好酒共飲,是想把某人灌倒就是了:
Villa de la Reine Brut Champagne Grand Cru Blanc de Blancs NV
酒液呈淺金黃色,邊緣泛黃色,液面晶亮,氣泡量多細緻。有著鳳梨、燻烤、酵母香氣,略帶一些柑橘、礦石香氣,香氣強度適中,略感複雜度,有些許討喜感,較像Pinot Meunier。入口時感覺有酸度,酒體適中,氣泡口感細緻均勻,一開始頗苦(後消失),酸度拉得高、清瘦年輕,口中以鳳梨、柑橘、BBQ、燻烤、一些酵母香氣為主。尾韻長度適中。實在不太像Blanc de Blancs,口感寬廣,酸度拉得高,似需再放一陣子。

Tutto Bello先送上麵包,還有自製的蕃茄Salsa醬和麵包抹醬,皆很好吃,水準一直維持得很好。

接著是芒果葛格的香檳,他一直都很喜歡香檳、也收藏一些香檳,這款香檳似乎越來越難買到,尤其是1996這樣好的香檳年份,作為開場正好;我的白酒也在之後登場,產量稀少的Bienvenues-Bâtard-Montrachet,猜想現在喝應該很棒……吧:

Ruinart Brut Champagme Blanc de Blancs Dom Ruinart 1996
酒液呈淺金黃色,邊緣泛黃色,液面晶亮,氣泡量多細緻持久。有著略濃郁鳳梨、燻烤、酵母、柑橘、礦石香氣,略帶一些奶油糖香氣,香氣略感複雜度,頗為收斂的個性,似能再發展。入口時感覺有酸度,酒體略重,氣泡口感細緻均勻,口感圓潤、酸度又充足且支撐頗好,有結構感,口中以鳳梨、燻烤、酵母、柑橘、礦石、一些奶油、一些堅果、一些茶葉香氣為主。尾韻長度適中。喝得實在早了,醒後變化較多。

Vincent Girardin Bienvenues-Bâtard-Montrachet 2001
WA:93; T:90-93; BH:91
酒液呈金黃色,邊緣泛黃色,液面晶亮。有著略濃郁的花香、青草地、堅果、鳳梨、礦石香氣,略帶一些橡木、太妃糖香氣,香氣可感覺有複雜度,有協調感,層次變化多,後來變化一些柑橘皮香氣,桶香融合很好。入口時感覺有酸度,酒體略重,口感偏圓潤、隱藏些許強勁,酸度似有些粗獷,結構偏小、巧平易近人又有頗好的結構,口中以花香、橡木、青草、堅果、鳳梨、一些太妃糖、一些燻烤香氣為主。尾韻長度略長些。堅持也融合著Girardin的小巧結構,在這樣清瘦的年份,桶香此時融合得正好,飄散著的花香更討喜,現在非常好喝,喝到這樣美好的時刻,應不用再陳放了吧……

兩款酒皆用以搭配第一道前菜「香酥炸鮮蠔墨魚,微辣墨魚醬汁(Golden-Fried Oysters, Tender Cuttlefish, Slightly Spicy Ink Sauce)」,中間有非常厚片的炸墨魚和炸生蠔(Fin de Clair),生蠔非常鮮嫩、厚片墨魚可切又具口感,搭配沙拉菜葉,頗好吃;畫龍點睛的是左側的黑色墨魚微辣醬汁,炸墨魚很搭,炸生蠔也搭,非常讚的搭配;盤子左側的漬沙丁魚,沾Balsamic醋食用,也頗不錯呢!一開始菜的完成度就頗高,搭香檳也不會提出腥味,白酒酸度減少油膩感,香檳也能中和些微辣味,再加上酒本身香氣,是頗美妙的組合。而且,我們許多人都把醬汁喫得一乾二淨,真的……很好吃。

我的Riedel 2002年份香檳杯,真的沒那麼好笑,真的啦……總覺得這篇文章的「真的」會提到很多次,我也不想啊,但真的沒辦法,真的……

Tutto Bello用餐步調很慢,我們也習以為常。接著是Ay從美國攜回的Bourgogne特級園紅酒,我也拿出特級園該使用的Riedel Sommelier Burgundy Grand Cru酒杯「侍候」它:
Domaine Jacques Prieur Musigny 1997
WA:93-95; WS:93; T:90
酒液呈略深的寶石紅色,邊緣泛紅色,液面晶亮。有著紅莓果、覆盆子、燻烤、橡木香氣,略帶一些菌菇、樹葉、泥土香氣,香氣略感複雜度,有些酒精感,偏討喜的成熟莓果調性、土系香氣不重,有些協調。入口時感覺有酸度,酒體略重,單寧量適中且已釋出而感覺有澀度,口感偏圓潤的甜美軟調,略帶一些柔美優雅,口中以紅莓果、覆盆子、燻烤、橡木、樹葉、一些菌菇、一些泥土香氣為主。尾韻長度適中。酸度有些不足(也是年份特性),現在適飲、也不用再陳放的酒。

也許是這款酒成熟得頗剛好,「松露高湯慢煮明蝦(Slow-Cooked King Prawn in Truffle Broth)」登場時,先有濃郁的松露和各式菌菇燉煮的高湯香氣,裡面有煮得入味的兩大塊明蝦肉,高湯口感濃郁豐厚,蝦肉也好吃可口,簡單的湯,不簡單的口感。Musigny正好呼應了松露香氣,且能突顯明蝦鮮甜感,比起我的Bienvenues-Bâtard-Montrachet更搭,且因年份關係,Musigny的酸度略少、口感帶絲漿果甜美,反而是湯裡沒有的,很特別的體驗。

依照往例,只要我吃蝦,就會被說「啊……Mike吃蝦要看等級,越貴越不會過敏」,其實我還是會過敏的,嗚~

接著……還是紅酒。總覺得K女王這酒應該快差不多,故沒聽芒果葛格的話,要先打開來醒,結果……誰知道啊,我又沒把Latour當水喝過:
Château Latour Pauillac 1971
WA:94; WS:82
酒液呈頗深的寶石紅色,邊緣泛紅色,液面晶亮。有著較濃郁的黑醋栗、黑莓果、泥土、燻烤、樹葉、橡木香氣,略帶一些奶油、墨汁香氣,香氣可感覺有複雜度,以莓果調性為主(有點怪),隱藏不住強勁風格,有些過於年輕。入口時感覺有酸度,酒體頗重,單寧量多且而感覺有澀度,口感強勁奔放、略有結構,很年輕,口中以黑醋栗、黑莓果、泥土、橡木、燻烤、一些墨汁、一些菌菇香氣為主。尾韻長度適中。以莓果調前導的強勁風格,年輕討喜,實不像近40歲的酒。

完全沒想到Latour 1971會如此年輕強勁,完全展現壓住前面酒款的王者氣勢,這樣不可一世的酒,搭菜應該很困難吧?

主菜之一的「鴨肉燉飯,夏隆血鴨菲力,波特酒醬汁(Duck Risotto, Roasted Challan Duck Fillet, Port Jus)」在此時登場,粉紅鴨肉fillet非常軟嫩、熟度剛好不過柴,搭配偏甜的Port酒醬汁,燉飯吸飽高湯和cheese味,兩者融合得巧妙,非常棒的結合。這道菜首重鴨肉口感,強勁多單寧的Latour 1971則讓重口味Port酒醬汁更具氣勢,也讓鴨肉多些菌菇和甜美莓果調,Risotto的奶油香氣讓酒顯得年輕許多,頗不錯的搭配。

再來是兩位Vincent的酒。一款是我很愛喝的Saint-Julien,而且是我最期待的Ducru Beaucaillou;另一款是美國產量稀少的Lokoya,花旗生到花旗國扛回來的好物,不論是分數、產量還是價錢,都值得Cult一番:

Château Ducru Beaucaillou Saint-Julien 1996
WA:96; WS:91; T:94(+?)
Decant 2
小時。酒液呈深不透光的紫紅色,邊緣泛粉紅色,液面晶亮。有著較濃郁的黑醋栗、黑莓果、墨汁、燻烤、雪松、橡木、奶油香氣,略帶一些樹葉、泥土香氣,香氣可感覺有複雜度,好久沒聞到「錢」味,深遂收斂的均衡優雅,頗協調且隱藏。入口時感覺有酸度,酒體頗重,單寧量頗多且而感覺有澀度,非常均衡優雅的層次鋪在舌上,收斂且隱藏著,有結構感且能玩味,口中以黑醋栗、黑莓果、墨汁、泥土、燻烤、橡木、奶油、一些樹葉、一些香料草香氣為主。尾韻長度略長些。持續力非常好,層次變化也多收斂均衡,巨大的結構似乎探尋不完,喝得太早,需要最少十年陳放。

Lokoya Napa Valley Rutherford Cabernet Sauvignon 1995
WA:94; WS:97HR
Decant 2
小時。酒液呈深不透光的紫紅色,邊緣泛粉紅色,液面晶亮。有著頗濃郁的奶油、礦石(矽石)、黑醋栗、尤加利葉、黑莓果、橡木、燻烤香氣,略帶一些青草地、陳皮香氣,香氣略感複雜度,香氣元素多、少些變化,奔放濃郁的強勁風格。入口時感覺有酸度,重度酒體,單寧量充足而感覺有澀度,強勁奔放的厚實單寧,帶莓果甜熟感,有些結構,口中以奶油、黑醋栗、黑莓果、尤加利葉、橡木、燻烤、奶油、一些樹葉、一些草地、一些陳皮香氣為主。尾韻長度適中。相對甜美的酒,元素多但未整合,可能喝得早了,桶子用得不錯。

倒酒的過程中,上了串場的「松露薯條」,吃過很多次了,但怎麼吃都不會膩,薯條根本來不及放到涼,就全下肚了,更有甚者,連沾在盤邊的黑色松露醬都吃得一乾二淨(好像在說我?),沒辦法克制的場面……呃,還好,這天我們不小心包場了,應該沒有其它路人注意到吧?


待大伙搶食完松露薯條後,主菜「紅酒慢燉和牛牛舌(Slow-Braised Wagyu Ox-Tongue in Barolo Wine)」也登場了,以前嘗過一回,下刀幾乎直落盤心,牛舌能燉煮、嫩到這樣程度,切下的牛舌薄片沾滿Barolo紅酒醬汁,滑嫩豐富的口感和香氣,印象好深刻啊!Side dish是自製馬鈴薯泥,濃郁奶油氣和豐厚口感,加上Barolo Wine Sauce更是rich好吃到不行,頗滿足的一道菜。

這道菜用來搭配上述兩款紅酒,都沒有很好的搭配,菜和酒都有很高完成度,還是分別嘗試得好,我喜歡Ducru Beaucaillou的收斂和漂亮的均衡感,Lokoya可能喝得早些,還是太甜美了。這兩款酒都還需要再放,尤其是Ducru Beaucaillou

餐酒會將近尾聲,我們先喝H君的甜酒,在我的心中,這款酒僅次放Château d'Yquem,但有比d'Yquem更漂亮的輕靈,層次變化同樣少不了:
Château Climens Barsac 1997
WA:94; WS:94; T:90
酒液呈金黃色,邊緣泛黃色,液面晶亮。有著頗濃郁的蜂蜜、杏桃、水果乾(鳳梨、香蕉)、罐頭鳳梨香氣,略帶一些花香、礦石香氣,香氣可感覺有複雜度,層次多且保有頗棒的優雅輕盈,非常協調。入口時感覺有渡,重度酒體,重度甜口感,非常圓潤的酸甜比,卻不顯沉重、有些輕巧,藏著變化,酸度拉得漂高,有結構感,口中以蜂蜜、杏桃、水果乾(鳳梨、香蕉)、罐頭鳳梨、一些花香、一些青草地、一些礦石香氣為主。尾韻長度略長些。非常好喝、也非常棒的酒,還能再放好久,尤其喜歡酸度和甜美的輕盈……


Barsac甜白酒再怎麼輕盈,元素都很多、且很複雜,實不適合搭配巧克力,故這裡放棄嘗試搭配,甜點和甜酒分開吃喝。

甜點「溫熱巧克力球包裹杏仁冰淇淋(Dark Chocolate Crystal ball, Almond Ice-Cream, Mixed Berries, Bitter Chocolate Shell, Warmed Chocolate Sauce)」不只好吃,更是好看。甜點會先端上,再淋溫巧克力,看著溫巧克力把巧克力球融開、碰到杏仁冰淇淋而再次凝固,先滿足了大家的眼睛;巧克力味頗濃稠純粹,杏仁冰淇淋裡還藏著藍莓,仍有些殘溫的巧克力作為醬汁,杏仁融入巧克力香氣,實在好吃。

天氣很好、採光明亮,我們不小心包場,吃喝之外還能盡情笑鬧(但K大這天太收斂了),最後我點了美式咖啡,啜飲著,享受剩餘的酒,和餐酒會的回憶。一年吃喝一回這樣的水準,心滿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