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日 星期二

One Night in the Lalu......(2008.08.17~18)

這是一趟難忘的遊記,短短的兩天一夜,擁有太多的回憶,多到我想藏私。這次度假的partner太重要了,就因為他是捲毛王,我遇到太多好玩、或是生平第一次遇到的奇妙事情,這些點滴累積成值得回憶的遊記,也不足為奇了……另外,這回不打算寫得太仔細,只把重點放在住宿的地方,好看的照片太多,只好從中選出10張,簡單介紹就好。

旅遊的序幕,就是生平第一次搭到拋錨的客運,長達四個半小時的車程,居然到接近埔里才故障,司機也沒說太多,但猜測是部分機件潤滑油漏光了。好不容易到了水社遊客中心,天氣多雲時晴,我們吃了不怎麼好吃的風味餐,又鹹又辣,還有味精的一餐,是要我們喝很多水就是了,正好有人剛把石頭拿出來,這回可能又可以……

在水社碼頭小晃一圈,去了梅荷園、耶穌堂,實在無法打發掉太多時間,打了電話給涵碧樓,請他派車來接我們。我們真是很棒的拗客,而且他們的服務態度,沒話說的好:(當然,這是搞笑版)

「你好,我是房客
XXX,想請你們派車接我們上去。」

「先生您好,請問您現在在那裡?穿著如何?我們馬上派車下去接您。」

「我穿著阿里阿達,朋友也差不多那裡去,我們現在在耶穌堂。」

「耶穌堂在那裡?」

至此,我已經先敗了第一輪,下面當然還有更經典的:

「耶穌堂就在巴拉布布,好像就在涵碧樓的下面。」

「那……先生您其實已經很近了,散個步很快就到了。」

(對方心想:這麼近居然還不走路,還要我們派車去接,拗真大)

「但天氣很熱,我不想走上去,能請你們派車下來嗎?」

(我心想:啊就是因為熱才要你們派車啊,再說,又不用錢,一定要當大爺一下才行)

「好的,先生,沒問題,我們馬上派車下去,請您稍等一下。」

所以,我們當成了大爺,涵碧樓派車接我們到大門口。

依照慣例,和櫃台說明後,我們會先被帶至候客大廳裡,坐著喝迎賓茶(這天是Assam Lemon Tea)和杏仁果,他們也附上消暑的冰毛巾,這才叫貼心吶~小休息一下,服務人員告知了一件,讓我興奮至極的消息:(當然,也是搞笑版)

「先生您好,不好意思,因為您所預訂的房間,我們沒辦法在三點整理好……」

「嗯……」

「而且我們也知道,您剛搭乘客運有拋錨過……」

「啥?」

「還有,剛剛吃了那麼多味精,想必口很渴吧?」

「什麼鬼啊?」

「所以,我們希望能幫您的房間升級,新的房間是『湖景別墅』,位在
C區,我們會幫您移動行李到您的房間,三點就可以整理好了。」

「……喔……」

這根本就是,爽翻了啊!房間變別墅,大了一倍哩!

中間等待的時間,除了逛逛涵碧樓,並且享受被服務人員認出來打招呼的感覺,我們也到附近的「涵碧樓紀念館」走走,仿以前的涵碧樓重建的紀念館,日式風格明顯,也展覽了大小總統曾經用過的桌椅。竹林造景的禪意,微風吹著,美不勝收……美不勝收的,不只是紀念館,還有日月潭多變的美景,這是專屬於涵碧樓才能看到的角度,還有這裡才有的感動……

室內20坪、室外35坪的『湖景別墅』,全涵碧樓只有兩間,面湖的一面都是落地門/窗,有著專屬於自己的空間、專屬於自己的湖景、專屬於自己的享受,這裡沒照到的還有壁爐、浴室(有淋浴間和大浴缸,淋浴間可做蒸氣浴)、遮陽傘,戶外躺椅的墊子也沒拿出來,音響雖然不是Bose,但也是頗有質感的貨色,放得大聲也不會破音的好東西……

全柚木地板,搭配柔和的燈光,精神一下就放鬆了,到這裡,不用想太多,拍照之外,就是把自己的腦子放空,把壓力拋掉,好好享受這段空閒的時光,還有美麗又多變的湖景。七月的員工旅遊已經來過日月潭,住的飯店同樣高級(至少價位是如此),但總有不少的缺憾,包括結冰的生魚片、會當機的電鈴等,這些事情,在涵碧樓裡,沒有一樣發生。

是的,我是來度假的,更是來放空的,在放空的時候有人幫忙侍候的服服貼貼,更是美事一椿。

這是一開始的模樣、一開始享受到湖景的恬靜感,光是發呆,就可以坐著、躺著、或趴著,一下午……

另外,這裡的造景不是做假的,水池的水也不是死的,裡面有魚、有樹蛙、有孑孓、有豆娘,是自然而成的美麗生態,晚上也能聽到樹蛙的呱噪,蟲鳴鳥叫更是少不了,服務生也會好心詢問我們是否怕吵。潭面上浮著的雲氣,還有飄渺不定的山嵐,無時無刻地變化,時間慢慢在這樣的空間流逝,陪著我們的,還有我帶來的、最近很愛聽的Jazz,音樂就是這樣就好,足夠了。

放著Dancing FantasyDaydreamer,就像這時候、彷彿正做著白日夢的我們,只是趴在椅子上,看著門窗外的風景,只是找尋最適合自己的坐姿,看著門窗外的風景,話很少,但很享受,很多話,不用說出來,用眼睛,用耳朵,還有房間裡輕輕飄散著的怡人香氣,是帶著蓮花和香料草的香氣吧……

直與橫的交錯,從頭到尾、從裡到外都一致的,這是曾為Aman集團設計過經典飯店(如峇里島Amannusa、夏威夷Aman Resort)的知名建築師Kerry Hill,再搭配同為澳洲籍的燈光設計師Nathan Thompson,營造出可以線條簡單、又可玩弄光影變化的建築。在這裡,線條明顯,非橫即直,加上光影的變化,不只白天美,晚上也美,而且在簡單的配色裡,成功把建築物融入涵碧半島,這樣的設計人盡皆知,但看過、體會過的我們,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讚嘆、佩服著。

和捲毛王最常出現的對話,就是這樣:

「真棒……」

「是啊,真不想回去……我不想回台北啦,我要在這裡住一個月。」

學建築、做室內設計的捲毛王,都不想回去了,我當然也是……

離開了充滿幻想的房間,繼續在涵碧樓裡,沒有目的地閒晃著。沒有人的接待大廳,左側同樣是落地大窗,明亮的採光由戶外引入,窗明几淨,望著的仍是美麗多變的明潭風光,房客都會盡情享受這裡的設施,比如健身房、游泳池,我們則追求心裡的恬靜感,只想在涵碧樓裡,找尋沒有人的足跡。

這是涵碧樓的A棟,八樓,盡頭是涵碧樓的大廳酒吧,可以聆廳音樂,可以喝著調酒,這又是另一種享受。繞到戶外,此時陽光正灑在日月潭上,青綠色的湖水變得更綠、更澄澈,微風吹著,有汗,也被徐徐地吹乾了。

這是一棟依著地勢而建的建築,有著的美景,是從高處看下去的。只有這樣而已嘛?當然,不是。另外,我們也嘗試從這裡,望著我們住宿的別墅,期望能看到些蛛絲馬跡,當然隱密性很好的涵碧樓,不會如此輕易地讓我們得逞的,彷彿又是經過仔細的計算,彷彿又是……沒有辦法形容的感覺吧。

一樓有著A棟的天井,透著日光的鯉魚池邊,遠方有著高聳的竹子,目光會不自覺會沿著沿著竹子而上,看到的是另一種風情。似乎,怎麼看,都可以是自成一格的小世界,都可以是佇足欣賞的小風景,而且到處都是。美景,似乎就應是如此……

晚上我們選擇在僅有周五到周日的「日本餐廳」用餐,單價並不便宜。我有點了壽司和沙拉,在這裡吃壽司可能會失望,刀法稱不上好,沒有調味,更有可能是因為我獨鍾江戶流的握壽司吧!依菜單觀察,日本餐廳的強項是燒烤和鐵板料理,都是這次沒吃到的東西,也許下回我可以再試試。除了日本餐廳,還有東方餐廳(西式料理)和湖光軒(中餐廳),

用餐過後,又是散步在大廳,晚上強調的正是建築光影,同樣是簡約的風格,夜晚更能透出燭光、燈光交織而成的寂靜。時間在逝去的蠟燭裡消失,一直如此,但我也不想挽留它,夜景是屬於涵碧樓的燈光、還有簡約設計的建築,似乎直至此時,才知道為何會有如此的設計吧!

趴在地上,就這麼取了張景,從蠟燭的角度看著日月潭。平靜到不能再平靜的黑色,隱約在對岸的是點綴著的零星燈光,近處唯一能照亮的景物,不是淺碟、不是淺碟下的水灘,而是被它照亮的實心柚木柱。火光的光暈被捕捉了,時間就是最好的驗證,我們的心情被感染了數個小時,仍有著小小的感動、小小的風景,一直一直,不停地被我們發現……

回到房間,是愜意又舒適的晚上,陪伴著我們的,是ira大介紹過的南非甜酒,Kanu Stellenbosch Noble Late Harvest 'Kia-Ora' 2004,還有一支自己留存的雪笳。彷彿是眼前的美景和寂靜,酒也變得好喝了,戶外的蟲鳴鳥叫陪伴著我們,室內則是另一位知名的新興Jazz樂手,Hiromi Uehara(上原廣美)和她的Sonicbloom樂團,演奏著Deep into the Night,足夠了……

涵碧樓有圖書室,悠閒的時光,看著借來的變形記、聽著借來的平井堅CD,也是這樣晃過了片刻。平井堅自己開的夜店,整理出了專輯,帶些頹廢的感覺,也是這晚小小的點綴。

第二天不知怎地,很早就醒來了,可能是惡夢吧,一放鬆才知道兩肩扛著的,或是自己莫名堅持著的壓力,有多大。捲毛王則是沒有睡好,認床了,沒辦法一覺到天亮,似乎身體也不甚舒服吧。

慢慢散步到一樓60公尺長的溫水游泳池,好像和日月潭相連、沒有邊界的「水連天、天連水」設計,本身就是美景,就算是晨泳也是溫水,非常貼心,另外還有更衣室,浴巾、浴袍、毛巾等物品也一應俱全。第二次來此散步,前一天看到的是嬉鬧的人群,和陣陣無法平復的漣漪,這天卻是寂靜,微微透出的天光,是如此恬靜的早上,泳池平靜如鏡,反射著造景的林木和天空,映照在心裡的,仍是感動。

游泳池另一側是飲茶的地方,池畔茶館,是在蓮池上搭起的木製茶屋。由游泳池沿階而下,可到蔣公碼頭,據說蔣公搭船前來涵碧樓,就是在這個碼頭下船。從這裡可以繞著涵碧半島,也可以沿著步道走到水社碼頭。早上的日月潭,就是有著說不出的寧靜,日光終於穿透雲層,這天的潭水,和昨天又不同了。

慢慢散步到東方餐廳享用自助早餐,樣式不算少,價錢也不便宜,還好我們買的專案行程裡有含早餐(一般房價是沒有的),再小爽一下。

預約了上午的SPA和精油按摩,步調緩慢地走去,帶著慵懶的感覺前來,也不知是何時,淺池的蠟燭換成了蓮花,黑底的池子也映出了藍天,仍是和前一刻不同的風情,我們這回好像遇到了多變的日月潭吧……SPA館位在B棟,先是蒸氣浴,接著全身抹上精油按摩,肩膀好像快跟身體分開了,沒想到會累到這樣的程度吧!一個小時的療程,很快,但全身好像又重新活過來、被喚醒了,之前就有過的經驗,沒想到,這回仍然一樣呢!

涵碧樓的住宿結束了,但在心中的回憶,難以忘卻。最後離開時,我們還是不改拗客本性,請他們派車送我們下山,算是有始有終吧!服務同樣沒有話說,但這回少了能搞笑的對話,多了是滿滿的回憶……還有下次吧,一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