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8日 星期日

蜜月行軍的黃色法國5:Château de Versailles - Le Grand & Petit Trianon, Le Domaine (2011.11.6)

前篇其實就留下了伏筆,就是……Château de Versailles不只那樣而已。城堡之後,有非常、非常大的花園Le Jardin,花園之中最少還有四個值得一遊的景點,我們號稱Château de Versailles全制霸(咦),當然全都去了。

若是平常時候來,Le Jardin需門票€10,可以去所有我們接下來要去的景點,不過博物館日嘛,省了。

逛完ChâteauLe Jardin時,天氣變得好好,藍天也露臉了。首先照了噴水池前的海神、也是大力神Hercule,青銅雕像的Hercule斜靠著,水花與岩石都非常細膩美麗哩。

別以為Le Jardin很小,走起來要命的,裡面可以租自行車到處騎,不過我們人生地不熟,很怕自行車被偷結果賠不完,所以還有另外兩種選擇:租高爾夫球車遊園、搭Petit Train(小火車)遊園,結果Kata相機包也入鏡了。這兩種方式都可以去任何地方(大運河除外),小火車只有固定路線,費用較低,我們選擇後者,買了一日票(€6.5,來回即回本了),逛逛囉。

黃色法國嘛,入秋,許多杏葉都黃了;右側照片代表我們真的有搭小火車,小火車沒有軌道,其實就是小台車,有班次,得算好差不多的時間排隊。

第一站……等等,還沒吃飯,正好看到有東東吃,法國人真貼心。其實這似乎是外面進來的流動攤販,光看起來就覺得想吃耶。Le Parmentier de Versailles看名字不知道賣什麼,不過看圖就知道是賣烤馬鈴薯囉,各式烤馬鈴薯,冷熱皆有,中文菜單也有,多專業。

左側是小弟點的Norvégiene : Saumon fumé et crème de ciboulette,酸奶醬汁下面是整粒皮脆肉軟的鮮烤馬鈴薯,鋪上切得大小適中的挪威燻鮭,光看就好想吃,檸檬一擠上,好吃又滿足;百合小姐點的Savoyarde: Formage fondu et jambon de pays,豬肉火腿口味略重略鹹,還有些許培根肉,加上小酸黃瓜適當解膩,也很不錯。搞不好是專業流動攤販,很多人吃哩。

準備進入第一個景點之前,居然撿到了Ladurée的袋子……呃,老梗了嗎?誰對又軟又好吃的Ladurée玫瑰口味綿花糖有抗體的?沒有嘛。百合小姐在吃之前一直推辭說「啊,不要啦,吃了牙齒會痠」,吃過之後還不是一個接一個,說「牙齒不會痠耶」……

至於杏仁、開心果、玫瑰荔枝、焦糖、巧克力、咖啡等眾macaron,當然是一個一個宰,都是沒問題的好吃,盒子倒是第一次看過,也許是Château de Versailles限定版?(這點不確定)

Le Grand Trianon(大堤亞儂宮)是我們的第一站,是花心Louis XIV送給情婦的禮物(意思是情婦住這裡),有些時候Louis XIV厭倦鎏金的Le Château,也會到Grand Trianon住些時候。也許是有什麼爸爸就有什麼兒子吧,Louis XV的情婦也住這裡哩。

不只是Louis XIVLouis XV,稱帝的Napoléon也時常住在此處,也許他也不習慣太過金黃的裝飾吧,看久連我都頭暈了。

相較Le ChâteauLe Grand Trianon樸素許多,從一開始的起居室即有明顯感覺。這裡的裝潢色系較豐富,大紅大黃大綠皆有,少了許多金色,樸實不少。

Salon des Glaces(鏡廳)是穿過長廊的第一間大廳,也許是用餐處,少了金色,多些淡淡的藍綠色,乍看之下真像Tiffany Green哩。

La Chambre de l'Impératrice是當時情婦的臥室,法文寫得頗文雅,但情婦與皇后不同,情婦不會是La Reine。這裡保留Louis XIV當時送予情婦的裝潢,大紅裡的金色仍然藏不住華麗貴氣。

路過穿堂,走到Le Grand Trianon的另一側,後面的花園當時也是Louis XIV給予情婦的賞賜,所以一定要照一下的。


這裡的介紹不多,一起放就可以了。先是Salon Rond(圓廳),樸實許多的青綠色調,有些年輕;Salon de Musique(音樂廳)放著大大的撞球桌,許多人忍不住想合照;Salon de famille de Louis-Philippe則是鮮黃的活潑,是波旁王朝復辟後Louis-Philippe與家人的住所。

最後來到Salon des Malachites(孔雀石廳),深沉的緞紅與碧綠,感覺較有氣質,金飾仍少不了,但這裡的生活機能比Le Château好上許多。

一進入La Galerie des Cotelle,只能以寬廣形容,似乎想做出廳的大,有許多增加明亮採光的落地玻璃,有著畫,不過我是看不懂介紹的。而且漸漸地心不在此,而是下一站了?

«Vous aimez les fleurs, eh bien! J'ai un bouquet à vous offrir, c'est le Petit Trianon.» (妳喜歡花,那好!我有一樣禮物送妳,就是小堤亞儂宮)諸位男人看看啊,這是Louis XVI說的話,對象是他的皇后,也就是我們熟知的Marie-Antoinette。有錢爸爸買給你的究極版,是送房子給老婆,而且完全交她設計,錢不是問題喔。

Le Grand Trianon頗近的Le Petit Trianon(小堤亞儂宮)是Marie-Antoinette的禮物,Louis XVI送得大方,設計裝潢也非常Marie-Antoinette,這意思是,花錢花到最後滅國。

一進入「禮物」,先送上花園一個,這裡的花常開,但卻在高高圍牆裡。與Le Petit Trianon主殿連結的,又是曲折的迴廊?這到底是什麼設計呢?

這是故意的。

來到Rez-de-Chaussée,穿過故意低矮的長廊,是廚房。這又是為什麼呢?

也許是心中的不願意,也許是宮中生活苦悶無聊而想逃離,Marie-Antoinette有許多異於當時想法的設計,被設計師Richard Mique採用。也許是想增加些許生活的樂趣吧。

回到Le Grand Escalier,帶著疑問上一樓,百合小姐沒有疑問,笑得開心呢。

華麗似乎又回來了,一樓的起居室可窺見一二,漂亮的包金大鏡、餐具,都是法國大革命前的貴族奢華。特寫了燈台,華麗更多些柔美,也許此部分,我相信對La Reine Marie-Antoinette的正面評價,她不是只知道奢侈,也許更多是不得已吧。

La Chamber à Coucher(寢室)有著異常的樸實感,許多花的壁紙,藍綠色調,皇后的床不大,不過不遠的Garde-robe à Chaise(衛兵房)又有些引人遐想,尤其再隔壁居然是Salle de Bains(浴室)……法國皇后沒有隱私,可見一般。

寢室另一份有個小小的喝茶室Cabinet intérieur dit,異常地把窗戶開得很小哩。

Temple de l'Amour,愛之神殿,多美的名字吶……疑,好像有異狀?

Louis XVI不只送給Marie-Antoinette小小的Le Petit Trianon,連附近的廣大庭園都送她了,她也依自己的喜好,打造了屬於自己的Le Domaine de Marie-Antoinette。最有名的莫過於這個,Temple de l'Amour,傳說皇后偷情處。

不管那奇怪的傳說,衝著名字,我們也要合照一張。愛,少不了Jupiter的祝福囉。

提到Le Domaine de Marie-Antoinette,有著許多各式功能的民宅(?)是最大特色,裡面有許多僕人(?)充當住戶,天天玩著角色扮演遊戲,這……好苦悶的宮廷生活。La Reine Marie-Antoinette則住在照片左側的Le Moulin(磨坊),裡面已無法參觀,也許是被搶光了。

問號慢慢獲得解答……這裡的生活苦悶無聊,當上皇后也沒有永遠的幸福。最後,1789年法國大革命,1793年在Le Moulin找到皇后,這裡被燒燬,皇后則送上斷頭台,這是她無法選擇的宿命。

燒燬的痕跡,革命的怒火。

小火車的下一站是Le Grand Canal(大運河),大運河之大,大到可以操演水軍。可惜照不出那樣的感覺,照片也懶得放了。

慢慢往回,先到Le Jardin最知名的Bassin d'Apollon(阿波羅噴泉),自比太陽神的Louis XIV,怎能沒有這樣法寶呢?

特寫了噴泉中央的Apollo銅雕像,水中奔騰氣勢湧現,背景自然是大到不能再大的Le Grand Canal,請自行想像大運河有多大多長囉。

不過一開始看到雕像,總覺得氣勢弱了一截,相信一定是頭上一堆鳥的關係。

黃色法國的合影,我們踏在落葉上,這裡多是槭樹,腳架幫我們大忙囉。

Château de Versailles之後也接近尾聲,Bassin de Latone的金色華麗又出現了,而且是在戶外囉,越接近Le Château越有這樣的感覺,走回Le Château,粉色大理石、包金裝飾都會回來的。

離開華麗貴氣的Château de Versailles,百合小姐與策馬的太陽王Louis XIV合照,天暗了,找飯吃囉。結果又是太早,仍然不習慣八點才開始吃晚餐的法國生活吶。

時間太晚,計畫中的La Défense去不成,還是繞回Arc de Triomphe。意思意思照一下就好,反正之後還會再來。



晚上選在附近的簡餐店吃飯,不怎麼好吃,餐廳就不照了。麵包烤得好硬、太靭;雞肉凱撒沙拉份量不小,一個人吃蠻容易飽的,敢情真的是簡餐就是;南瓜濃湯一般水準,份量倒挺大的;心情一整個低落,墮落地點了漢堡當主餐,薯條頗不錯,漢堡則是一般水準,肉汁還算不少,但麵包部分怎麼吃怎麼怪;百合小姐點的義式肉醬麵,看到份量立刻後悔了,這也太大了吧?漢堡不好吃,肉醬和麵倒是滿好吃的,其實吃不下又不想浪費,吃那麼多,又撐又膩。

服務員說「你們真好運,這是最後一個」,啊不然點這作啥?夾著完整覆盆子果粒與荔枝custard、玫瑰花瓣裝飾,是Pierre Hermé拿手的L'Ispahan吶!Pierre Hermé生意做很大,連這樣的點心外賣批發都有了,敢情真的是中央廚房出來的囉。是好吃,不過似乎少了點感情吧,一個€15也不算便宜哩。

用餐時點了調酒,加了草莓的螺絲起子,頗不錯喝,開胃亦佳,但……我想喝法國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