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日 星期日

一夜南山,無盡回憶......(2007.12.01)

在心情煩悶的時候,最想做的事,就是出遊。找一個朋友,到一個沒有其它人的地方,席地而坐、席地而躺都可以,自由自在地聊天。要找到這樣的地方,需要一些條件才行,而且總感覺這種地方越來越難找,條列如下(居然用條列式,無形中透露我的職業啊):

  1. 夠空曠。
  2. 有吸引我的事物。
  3. 人煙稀少。

這天也差不多,故找了朋友一同夜遊。「夜遊」這個名詞好像很久沒用了,開始朝九晚五(我大多是晚六)的上班日子後,就很少夜遊,不外乎是生理時鐘的原因。對於像我這種每天固定要睡八小時、多睡不行少睡也不行、幾乎每天固定八點到九點就會起床、醒來就很難再入睡的人來說,熬夜一晚得用好幾晚來補,夜遊就是另一種熬夜,所以唸研究所到上班之後,少多了……

話說要夜遊,總要有地點吧,於是我們就討論起來了,那時是凌晨十二點……
我:「我想晚上去太平山翠峰湖看流星。」
友:「
!!!!!!!!!!!!!!!!!!!!!
我:「屌吧?」
友:「屌!」
我:「讓我習慣一下零度是什麼感覺……」
友:「這跟某個晚上九點我一人殺到武嶺停車場一樣屌。好阿,沒在怕的。」
嘰哩呱啦呼嚕嘩噠……
我:「
btw,我看到溫度了,現在太平山2.6℃,好爽~光看到這種數字,就覺得很刺激,比平地寒流來襲還可怕。」
友:「
2.6度悠……我記得翠峰湖也沒多高呀~」
我:「不高啊,快兩千而已(後來查到是
1840m),不過太平山算是在迎風面(蘭陽溪谷是東北-西南向的),本來就比較冷。」

兩個瘋子,晚上八點出發,去太平山……裝備?裝備是什麼東西?能吃嗎?當然只要把衣服穿好就出發了,就說夜遊是很耗體力的,原因之一就是不想帶裝備。快兩千公尺的山上,我只穿一件襯衫和一件鋪棉薄外套就出發了,嘿嘿~

開車上路當然有很多趣聞,更有很多不知道怎麼開車的人,而且很怪,遇到的機率還真不少。路過雪山隧道,12公里不停地聽著廣播,不是「請勿變換車道」,就是「請記得開大燈」,再不然還有「請保持安全車距」……邊開車邊聊天,就聽朋友說他在高雄時,看到快慢車道都是綠燈時,快車道的車是可以右轉的,乍聽之下好危險,他也覺得很危險,就問了友人,結果友人卻說「當然,所以要看啊」,聽完真的一整個無言;我自己上次去高雄,正在過馬路時,也遇過被要紅燈右轉的大客車催促快過馬路,只因為他要紅燈右轉……

上次看了新聞,這可以舉發,不過要照三張照片……算了,這一小段是來亂的。

下了蔣渭水高速公路,沿著蘭陽溪開車上山,不少坍方和施工,看來暑假的豪雨影響很大,山區到現在都無法把土堆或落石清除乾淨,只得讓它倒臥在路邊吧。擔心上山會下霧,快十點時開到棲蘭,還休息了一下,好好清理玻璃,看了天空,沒有雲,期待中……

小歇片刻後繼續上路,路過土場,就在太平山森林遊樂區的門口停了下來……什麼?沒開?上路前沒作功課,森林遊樂區的收費大門只開到晚上九點,要進去?可以啊,請等到四點,到土場買票後再進去。我是來夜遊的勒,等到四點我就不用玩了,當下決定轉換陣地,到蘭陽溪的河谷台地,找個平坦的地方,躺在路邊看星星。重回梨山支線,繼續上山,在我們看到第一顆高冷蔬菜的地方停了下來,是一座橋。

車停好,山風吹著,大概只剩十度了吧……沒有光害的地方,很好看星星,很快地熟悉了黑暗,銀河也出現了。找到了獵戶座,七姊妹正在頭頂,抓到了北方,接著就是認識星座囉!只是因為在路邊,沒有路燈的地方,大家開車都用遠光燈,這樣實在無法習慣黑暗,當下決定再找個更好的地方。繼續上山,很快就到台地的頂部,找了個高麗菜田,把車停好,簡單作好擋住路燈光源的處理,躺在地上,開始享受著星星吧……

頭頂的正是金牛座(Taurus),俗稱「七姊妹」的昴宿星團(Alcyone),天氣好的時候,用賞鳥用望遠鏡觀察,可以看到超過七顆恆星;金牛座的主星畢宿五(Aldebaran)是顆紅巨星,正好在天頂;鄰近御夫座(Auriga)的主星五車二(Capella)在冬季的星空非常耀眼的;火星正巧點綴在雙子座(Gemini)孿生兄弟Castor的腰際,亮度比北河二(Castor)亮上許多;依偎在旁的巨蟹座(Cancer)反顯得較內斂許多。

正北方的星空顯得單調,小熊座(Ursa Minor)的北極星(Polaris)孤單亮著,指引著往北的方向;大熊座(Ursa Major)的北斗七星逐漸升起,最先看到的是勺子的開陽、搖光兩星,只要有這個星座在,很容易識得北方;對面W形的仙后座(Cassiopeia)面積較小,但也方便尋得北方;飛馬座(Pegasus)和仙女座(Andromedae)的「秋天四邊形」則逐漸消失在山裡……

回到躺著面向的東南方,冬季大三角已升起,獵戶座(Orion)的三顆腰帶清晰可見,主星之一的參宿七(Rigel)閃耀著年輕的藍光,參宿四(Betelgeuse)則又是另一顆耀眼的紅巨星;回到雙子座,另一邊是小得可愛的小犬座(Canis Minor),主星南河三(Procyon)卻又極為耀眼;可能因為這裡的亮星太多,麒麟座(Monocerotis)就成了被忽略的空白,獨角獸很美,但再怎麼樣都比不上鄰近的另一個閃亮星座……

冬季真是觀星的好季節,原因之一當然是亮星特多。視星等第一、第六、第七、第八名都會出現,光想著前十名可以看到四顆就很開心。前面提到的南河三是第八名,參宿七是第七名,五車二是第六名,第一名亮星也是在那個最閃亮的星座裡……另外,冬季較常有大型流星雨,曾經有「暴雨」等級的獅子座流星雨、每年固定時間發生的雙子座流星雨,都在冬季,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數年前的獅子座流星雨,流星陪我騎車「追星」,看了三個小時,流星多到不想數,平均幾秒就一顆,連非常大顆、或停留在天空較久的火流星都超過50顆,不時還能看火流星經過的煙霧,而我,躺在柏油馬路上,彷彿也聞到了煙硝味。至於冬季天氣寒冷,小情侶觀星比較容易抱在一起,這我就不清楚了……

有小犬座,當然就有大犬座(Canis Major),雖也是面積不大的星座,但主星天狼星(Sirius)卻有著極高的亮度,是冬季星空、甚至是四季星空裡最閃耀的恆星。微泛著藍光的亮白色,它的亮,連月亮在旁都能清楚見得;它的光,閃耀著傲人又高貴的氣質。這是我最喜歡的恆星,惟有冬季才可窺見。

數顆劃過獵戶腰際的流星,甚至有劃過半個天際的火流星,在這靜得心來的一個半小時裡,似乎又回憶起大學追星的日子,以前在柏油路,這次在高麗菜田,同樣躺著,幾乎同樣的星座,一樣熟悉的星座,多了的是心裡的恬靜吧……

回到家已經晚了,補眠就慢慢補吧,這時的心裡,有得是滿足。這次算是又一次和冬季星空的約會,我喜歡這樣的感覺,下次……沒想過,但一年一定要有一次,在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