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3日 星期一

小愛麗絲誕生

聲明:這篇文章有血腥照片,對血肉有噁心不適感的網友,請直接快轉到最下面,或忽略這篇。


有沒有上午產檢醫師說慢慢等、下午去南雅奇岩、傍晚到十三行、晚上玩回家、半夜掛急診的八卦?啊,我有,基本上行程就是這麼「安排」的……才怪啦,如果預先知道是這樣就好了。

複習醫師叮嚀的產兆症狀:落紅,沒有(○);陣痛,沒有(?);破水……一開始以為不是,醫師舉的例子有點抽象,裝水的氣球被戳破?不就「砰」然後水都流光這樣嘛?總之,有異樣,先送醫,確定住院後,我又回家拿產包。

幸運「擠」進最後一間待產室,龍年生產多,晚到的只好在走廊待產了。待產室在24小時專人留守的婦產科,百合小姐躺在床上打針催生,終於有陣痛感覺,原來「陣痛」不一定會真的痛,悶也是,但我們忽略了。我到急診辦住院手續,這是醫院唯一半夜還能掛號繳費的地方,但我還真不愛去,病人或躺或臥,眼神渴望醫生,但……

睡夢中聽得到叫痛聲,待產室一夜難眠;拉梅茲呼吸多少有用,但我也幫不上忙。百合小姐很勇敢,「沒有」打減痛分娩,但理性告訴我們,不打比較好。如果可以,我也想痛啊……其實,我應該要把文章寫得歡樂一點的,比如:打催生八小時後,產褥墊上有幾種顏色?放著自己親愛的在床上哀,沒事算什麼顏色啊?

十小時過去,子宮頸終於開到十指,產程進入最後階段,百合小姐進產房,我隨後更衣……也是進產房。

很幸運,產程順利,胎位也正,我們選擇自然產,可以進產房「玩」:
我:……可以進去呀?
護理師(簡稱護):可以啊。
我:那可以帶相機嗎?
護:可以啊。
我:那有什麼是不能拍的嗎?
護:都可以拍,不要妨礙醫師和助手就好。

看來,我們準備的產包有「數位單眼相機」乙台,非常正確。至於同時準備相機和錄影機嘛……協助生產的醫院限制僅配偶可進產房,一個人只有兩隻手,別太貪心,帶一台能照能錄、畫質佳的就好,屆時還有得玩哩。

聽說手術室很冰冷,獨自走在往產房的步道,還真冷。但……一進產房,居然先被LED手術燈吸引是怎麼回事啊?接生的婦產科醫生也是平常產檢的,前一天才來,很歡樂地說「昨天才看到你們,今天又看到你們啦~明天還會再看到你們的放心……」

以下有血腥畫面,還好我不會看到血就暈倒。

凡事都有第一次,我們都是。

小愛麗絲的頭快冒出來了,醫師研判不需使用太多外力,所以有左邊這張照片,醫師站在產檯上,用全身力量壓肚子,加速產程進行。頭過身就過,看到頭、到全身分娩出來,相機告訴我大約五分鐘,大概就是泡泡麵的時間這樣。

小愛麗絲生出來沒有哭,醫師熟練地將口鼻中的殘留羊水吸出來,邊吸邊指導,其中一位實習醫師跟著這位「老闆」,進產房,是他們必須做的功課。接著……背景是小愛麗絲的哭聲,醫師很難得對我說話:
醫師(簡稱醫):老公你的相機能不能錄影?
我:可以啊。
醫:那……你先切到錄影吧。
我:(感謝萬惡索尼,一鍵搞定)好了。
醫:(遞手術剪)等等讓你剪臍帶,敢剪吧?(比劃位置)不要剪到我的手喔。
我:(好歡樂的生產啊,自己動手剪臍帶真好玩)嗯。

所以,在產房,基本上就是拍照呀錄影呀歡樂呀什麼的。小愛麗絲與母體分開,先做簡單的清洗,並且蓋上小小腳印,我還是不停地看呀拍呀的。

接下來的這張照片,也許對某些人而言太過血腥,所以沒有直接顯示,想看請自己點連結。已事先警告,連結真的很血腥。

(連結)

醫:(吊起來)這個,你要不要也拍一下?
我:可以拍嗎?好啊~!(咔嚓)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什麼,就不說了。

十多小時的折騰,百合小姐回到待產室休養觀察,我抱著小愛麗絲找她的馬木。似乎真有感應,小愛麗絲趴在百合小姐身上,開始在身上爬。比較穩定後,小愛麗絲洗澡、點藥膏,我幫忙辦住院手續,百合小姐有月子餐,但還是先買了清燉牛肉湯補一下,晚上再吃喜愛的炸薯條,根本不忌口吶。

多數時候,小愛麗絲都是沉睡中……我們選擇母嬰親善醫院,有很多抱抱小愛麗絲的機會哩。

一切的辛苦,都是為了她……還有她無意識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