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3日 星期四

蜜月行軍的黃色法國9:Tuileries, Concorde (2011.11.9)

Paris第五天,仍然是文化之旅,上午花了許多時間處理自己耍笨的行李問題,等到會合時已經下午,只好把行程砍一砍,先去較近的Jardin des Tuileries(杜樂莉花園)與Place de la Concorde(協和廣場),接著是腳力大考驗。當然,免門票,Museum Pass的第四日,逛博物館當然也不用錢。

感謝老天賞個大藍天,天藍,怎麼拍怎麼好看。

Jardin des Tuileries(杜樂莉花園)曾是皇家的花園,最早於西元1564Henri II時期開始興建,當時因是皇后Catherine de Medicis提議興建(Louvre現址即為當時皇宮);約百年後,Louis XIV委由當時知名設計師Jean-Baptiste Colbert,重新設計整個花園;法國大革命、波旁王朝被滅,原僅貴族可進入的花園,也在數年後改為國立公園,開放大眾參觀了。

秋天的Jardin des Tuileries,當然要帶著蕭瑟的黃,不然「黃色法國」的主題就沒了。

太陽非常給面子,賞了藍天,也賞了無雲的陽光,看了幾天的灰,藍是許多觀光客的渴望。散步到Jardin des Tuileries中央噴水池,更多是拉著椅子休息的人,發呆也好,素描也好,這是浪漫又輕鬆的地方。

Jardin des Tuileries裡有河神Le Tibre,看起來好悠閒……鳥兒也是,白色大理石與白色的鳥兒,都是美麗的白;而說到合照,百合小姐是一定要的。

Place de la Concorde(協和廣場)則有著灰色歷史,1755年由Ange-Jacques Gabriel設計,命名為Place Louis XV,此時有太陽王之子的騎馬雕像;法國大革命時,此地改名Place de la Révolution(革命廣場),並設置斷頭台,太多名人貴族在此屍首分離。之後改為現名,作為大革命後的民族和解之意。

我們這回沒做足功課,忽略Place de la Concorde有八個雕像,代表著法國除了Paris之外的八個主要城市:BrestRouenLyonMarseillesBordeauxNantesLilleStrasbourg1870年普法戰爭失利,法國割讓LorraineAlsace,也損失Strasbourg,雕像被蓋上黑紗,直到一次大戰收回後才移除。

L'Obélisque(方尖碑)是Place de la Concorde最知名的代表,來自埃及,1829年時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埃及總督送給法國的禮物,有超過3300年的歷史(考證是西元前十三世紀的古蹟)。原有兩座,每座重達250公噸,以當時的技術而言,搬運太過困難,所以僅移來一座,第二座則回贈埃及,西元1836Louis-Philippe將它立於Place de la Concorde中央。

至於目前金色耀眼的頂尖,則是1998年加上去的。

方尖碑一共四面,其中兩面重複,主要記載Louis-Philippe受贈的事蹟,方尖碑主體則是滿滿的象形文字。

另有兩面沒有文字,而是搬運示意圖與器械。

方尖碑兩側各有一噴水池,有著包金的華麗裝飾,方尖碑立起時興建,當然廣場很大,我們卻沒有逛完。知名的Église de la Madeleine(瑪德蓮教堂)是遺珠之一,但僅遠望如雅典神殿般的直立柱群,已飽眼福。

L'Amour en Paris,隨處可見。

沿原路逛著Jardin des Tuileries,接近盡頭有個小拱門,其實是花園的大門呢。Arc de Triomphe du Carrousel(克魯索凱旋門)位在Place du Carrousel,其實是小廣場,為紀念Napoléon 1er外交與軍事上的勝利而興建,1806年正好也是Arc de Triomphe de l'Étoile(即熟知的凱旋門)開始興建之時,唯後者命運多舛。

其實同樣的地點,第四天也來過,Jardin des Tuileries除了我們想去的下個景點,附近也有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這天又逛到午餐忘記吃,所以……又來同一間麵包店,買三明治充飢。

在台灣,Paul貴到不想吃;在法國,已經吃好幾天Paul,都快吃出麵包臉了。這天改吃火腿口味,還不錯,但更想吃正常的法國料理,而不是法國麵包吶……

在這裡常看到打著搶救飢餓小孩為名的人,我們不認識,如果很簡單的捐錢也就算了,這些人的捐錢一點也不簡單,而且很煩。先是法文招呼,我可以裝聽不懂,再來是英文說Sign please我也裝聽不懂,且明顯感受他們是來硬的。此時百合小姐說了中文,而他們聽懂了!之後聽到了簡單的中文與大量英文,大抵上就是,簽名代表參加解救飢餓小孩的活動,他們非常希望我們簽名、甚至讓我們看有誰簽了名。也許老天想開我們玩笑,目的地在眼前,我們被紅燈與很吵的法國人纏住。事後回想,也許對巴黎的印象,會被這種鳥事打爛吧?

此時一位法國女性說Come with me,一手拉著百合小姐,也正好綠燈,我們順勢大步帶跑地甩開他們。咳,別以為偶聽不懂法文的髒話,那麼簡單的還懂一點。


接下來,是這裡全制霸,比玩大地遊戲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