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月13日 星期四

酒店公主的歸國聚會......(2005.01.08)

嗯,這裡要先講一下,「酒店」指的是賣酒的店,絕對不是一般大家所想的酒店,「公主」是女服務員,所以「酒店公主」只是在講在賣酒的店裡的女服務員,絕對和一般聽到那種的沒有關係。扯遠了……

TA天母店的V公主日前去了一趟美國,去了New YorkNew Jersey,日前光榮歸國,為了滿足各位酒友的舌頭、鼻子和胃,很辛苦的背了三瓶酒回來,結果……據說一列酒單,喝Dugat如喝水的Dugat碎就……好吧,可能背回來的酒不怎麼好,不過我們還是要捧場,畢竟有得喝嘛,哇哈哈~

這星期的我睡眠品質不甚好,似乎元旦沒睡好的餘毒仍留在體內,1/8睡到九點半才起床不說,下午出門前還睡午覺,四點半才到TA。這時候到真的太早了,當天的品酒課程還在上課,我就在裡面默默地看著酒,想著待會要喝什麼好。

沒多久,丁老師來了,他也帶了酒來,為了應景,還帶來了美國酒,結果沒想到我們V公主居然是從美國背法國酒回來啊~據V公主的說法,她有很努力地在New YorkNew Jersey找酒店(不過並不是要當酒店公主),但是一來她找得到的酒店少,二來酒種少,三來有不少酒台灣有賣,四來更有不少酒的價錢比台灣賣的還貴,那……好吧,原諒她,反正怎麼說還是有得喝囉~

等到品酒課程結束,就是聚會的開始,Cathy也來了。V公主這次準備一支紅酒和一支香檳,香檳已經冰了好一陣子了,就打開來喝囉!還有,Cathy開香檳的技術真是一流,聲音好小,真好聽……

Louis Philippe Brut Champagne Cuvée Des Etoiles NVV公主提供)
頗淺的金黃色,氣泡均勻但尚稱不上細緻,氣泡長度適中。靜置時有淡淡的蘋果、烤吐司、梨、檸檬香氣,頗好聞。入口後略有酸度,酒體適中略輕些,不甚複雜的口感,尾韻頗短。聊天聊到香檳,Cathy就提到Möet & Chandon的基本款香檳標榜著ChadonnayPinot NoirPinot Meunier三種葡萄種比例相同,結果實際混釀時Pinot Meunier的比例超過一半,她覺得這支香檳應是Pinot Meunier比例較多的香檳,我是喝不出來的,不過可以先記得,以後再喝喝看。

過一陣子Z小姐來了,我們開始喝紅酒,Cathy也開了一支紅酒和大家分享:

Domaine Joseph Drouhin Bourgogne Pinot Noir Véro 2002V公主提供)
較淺的寶石紅色,very young,邊緣略有透明感,知道這酒並不太濃。靜置時即有紅色果實味,搖晃之後果味較明顯,不過仍較淡雅。入口後酸度較低,單寧適中但略少些,中度酒體,莓果味明顯但顯得略單調些。餘韻略短。這支酒在台灣似乎找不到哩!

Domaine Philippe Charlopin-Parizot Bourgogne 2002Cathy提供)
酒液呈寶石紅色,very young,和之前的Bourgogne相比顏色較深、較濃些。靜置時有紅色果實味,略有木桶和青草味,搖晃後果味較明顯,不過有封閉的感覺。入口後有酸度,單寧適中,中度酒體,果味明顯,中度餘韻。後來放置一陣子後香氣開展,較甜美的果味出現,此時才發現這支Bourgogne需要醒酒啊!

中間大家有串場吃晚餐,不知為何,我的肚子好餓,吃的速度實在很快。我自己的酒在好一陣子前就已經開了,倒在醒酒瓶裡,以為已經醒得差不多了,就開始喝起來,結果……

Château Canon-la-Gaffelière 1995
略偏紫紅色的酒液,頗深、頗濃,very strong。靜置時有著黑莓、可可、煙燻、杉木、藥草味,香氣有封閉感,搖晃後仍感封閉。入口後單寧圓潤、雄壯,酸度較低,酒體頗重,搭配著較濃的黑莓、可可味,就發覺這酒還沒有醒夠,頗具複雜度。餘韻帶甘,長度頗長。這酒的感覺真像隻巨大的猛獸,之前已經在醒酒器裡躺了一個多小時,單寧仍然咬口,香氣仍有封閉感,倒入杯中仍封閉了一個多小時,香氣和口感才逐漸開展,有著黑莓、草地、可可、煙燻、菌菇香氣,實在是太好玩的酒了!

Cathy後來先行離開了,沒多久,另一位酒友帶了一位法國人來了,是法國某酒莊的莊主,這次來台灣推銷他們的葡萄酒,莊主很熱情,大家看了不少他們的照片,不過他不太會講英文,而我和大多數的酒友不會講法文,所以很多事情都要靠那位酒友充當翻譯,不然就得比手畫腳一番了。此時Z小姐貢獻一支甜白酒Domaine des Baumard Savennières 2002作結尾。喝到這裡,自覺品酒的順序還算正確,以前在聚會的時候喝酒順序幾乎是亂七八糟(可參見丁老師的多B雜交夜一文),今天居然能由淺入深,實在不錯。不過我真對不起Z小姐,因為當時我沒有做筆記,現在已經不記得了,嗚……

原想到就這麼結束,後來張先生來了,丁老師已經有點醉意(可能是馬齒漸長的關係吧),但仍開了一支白酒當作最後的Ending。當然,也因為這白酒,我們的順序又再一次地錯了,不過管它的,反正有得喝就好:

Domaine Rene & Vincent Dauvissat Chablis 1er cru La Forest 1997
沒有冰,直接就打開來喝了。酒液呈金黃色,有些深,不過顏色漂亮。靜置時有好聞的鳳梨、奶油味,略有桶味,不過似乎少了清新的水果香氣,香氣頗奔放,晃杯後香氣更加明顯。入口後有酸度,但酸度不高,mid- to full-bodied,仍以較濃的熱帶水果味為主。尾韻長度適中。以前一直以為Chablis的白酒皆以礦石味和清新水果香氣為主,不過我想很有可能是我喝過的酒不多吧!

時間也晚了,這支酒真的成了Ending,不過已經約好了下次聚會的時間,我會很期待的。